FR.SHOOT

简直了!!!

锦衣:

原梗:一个以皇帝为首满朝文武都是百合男的世界

写给梗的主人、南朝小皇帝小南柯


平唐四年,凉国国君领亲卫部队扰南朝边境,宣威将军季西凉奉旨率六千骑御敌于西境。

两军相接后互不相让,于马上速写文章数百篇,一时间战况焦灼、胜负难定。凉国女君李云乐亲自出阵,投信于城内,信内颇多挑逗之句,以“吾之国彼之名”、“既见君子,云何不乐”等言对季将军实施攻心之计。

然季将军不为所动,将书信示于城门告示栏之上,并于一刻间成文,以迅雷之势回击。季将军文风大气、以史为材,在其笔下,一段凄惨的百合绝恋跃然纸上,闻者伤心、见者落泪。

凉国君见状后自承不敌,黯然退兵,临走前于城下喊话称“虽吾与君身份悬殊,但事在人为,必不会像文中所写以悲剧结尾”。

听此一言,南朝中群臣激愤,以兵部尚书宇文临为首,认为凉国狼子野心、图谋甚大,陛下应慎重考虑边防一事……


“好了,说人话。”南朝小皇帝南柯听到这里终有不耐烦之意,在椅子上打了个呵欠,踹了滔滔不绝中的长史一脚,心下想到讲凉国君与季将军的八卦是挺有意思,宇文这群老男人的意见就不需要这般详细了。

长史有点委屈,分明是上回皇上嫌自己随意概括官员们的意思,这回自己才多讲了几句,但和小皇帝是没道理可理论的,于是长史清了清嗓子,道:“诸位大人们担心季将军被凉国君勾搭走了,认为肥水不流外人田,应该把季将军调回来先和哪位姑娘定个情滚个床单许个终生才好。这样即使日后凉国君穷追不舍,也只能做个二房。”

“封建思想害死人啊。二什么房,一点迷弟觉悟都没有,现在都实行自由恋爱,婚姻制度多样化,不能老想着搞正妻二房这一套,就算搞,正妻也不能处处压着二房一头,顶了天了也就是三、三人行……”

“必有我师焉?”

瞧见皇上卡了壳,熟读经书的长史立马接了下段。谁料皇上白眼一翻,一本书就照着脑袋砸了过来。

“让你多读书,结果你就是知道读《论语》、《大学》这些没用的闲书,连前朝李白大家的《盛唐百合史》都背不出来,兰陵的《金瓶百合花》也不知道,朕要你这个长史有何用!”

长史吃痛却不敢捂脑袋,急忙去捡皇上扔来的书,待他蹲下一看,这书正是皇上极为推崇的孙武大人所著的《百合兵法》,这掀开的一页正写到暗度陈仓之法。

长史一看,计上心来:“皇上,臣有一策!”


平唐四年末,皇帝召宣威将军回朝,嘉赏其功,邀其在明年初阅兵大典上观礼。

季西凉之父一生戎马,任安西大都护二十载不曾归京,卒于脑梗塞之前还念念不忘出征凉国,故将女儿命名为西凉。若说遗愿,收复凉国是其一,观赏京都大典是其二。

以此为诱,季西凉自然不好推辞,双拳一抱,朗声道:“遵命,陛下。”

这番姿态落在朝臣们的眼中,又引起一阵骚动。

兵部尚书宇文和交好的礼部尚书欧阳就小声议论了起来,什么“季将军果然英姿飒爽,可为女王攻也”、“老臣倒觉得季将军今年才二十,像是健气攻才对”都传到了季西凉的耳中。

小皇帝日夜在后宫里偷窥众妃调情,眼睛贼奸,一下就瞅见了季西凉眉头皱起。

“咳咳。”皇帝咳嗽一声,又用脚尖蹬了长史一下,挤眉弄眼让长史去提醒下朝臣,别当面议论得太过——这完全可以等季将军走了之后大家再一起讨论嘛。

“末将尚有公务未处理完,请皇上允臣先行告退。”英勇的季将军也实在受不住百合男冒着绿光的眼睛。

“准了。”小皇帝笑眯眯地摆手,“对了,阅兵大典前有个朕设的私宴,爱卿记得来。”

“末将知道了。”急于闪人的季将军来不及细想,就踩进了小皇帝和长史合力布置的陷阱,这正是大典共观明修栈道,私宴相邀暗度陈仓。


平唐五年年初,京都一片歌舞升平之景。

“没辜负朕取的这个年号。太平如盛唐啊,有美如盛唐。”小皇帝缩在坤宁宫的一处隔间里,令长史在门窗处开了条缝,一个劲儿地伸着脖子看里面的情形,还时不时感慨几句。

机智如长史,知道此时是万万不能揭破皇上设此年号时的本来念想的,只能暗暗在心里腹诽:分明当初说的是纵然太平似盛唐,不如躺平观众美。

“哎哟,武昭仪竟然趁请安的时候的暗中摸了一把魏婕妤的小手,当真是女中豪杰,该出手时就出手!”

“你说皇后最近是怎么了,也不怎么和德妃来往了,是不是又冷战了?你看夫人们来请安,她也对德妃不咸不淡的。”

“诶长史你扯朕作甚?”

“你怎么还扯?当朕的脾气好就可以随意欺负吗?”

长史心里苦,长史不敢说,长史眼神往左边飘了飘,长史在心里吐槽:皇上啊您可长点心吧,微臣当然不是在随意欺负您,不过您的脾气也不好啊。

“哦皇后你怎么走到窗边了?众妃都请完安了吗?最近可有苦恼的事情要朕给你开解开解?做人嘛最重要的是开心,如果后宫里有人给皇后你添堵了,朕带你换个口味!你看季将军刚刚回朝……”

这皇帝一紧张就说得停不下来,长史都跪到膝盖疼了,好在皇后终于忍受不住,出言打断。

“有劳陛下费心了。”

“不费心不费心,皇后好才是真的好,有什么要朕帮忙的,只管说!”

“说起来还真有一事,正巧和陛下刚刚说的季将军有关。”

皇后微微一福,脸上是小皇帝一时间看不出虚实的笑容。


“德妃怎么对季将军感兴趣了?”小皇帝有些苦恼,这皇后他喜欢、德妃他喜欢,季将军他自然也喜欢,可这季将军还没来后宫里逛一逛,就先拆上朕看好的西皮了?

不行!我得去探探。小皇帝说风就是雨,立马扯着自家长史往德妃宫里去了。

“德妃啊,朕听皇后说你有意于季将军?要不要朕在后日的宴会上给你俩的座位安排的近点?”

皇帝话一出口,长史的冷汗就滴了下来,心想皇上啊您还是不长心啊,哪能这么试探的,这是要劝和还是劝分呀?

果然,一听这话,德妃的表情就冷了,散发的寒气让房间里的暖炉都失了温度。

“皇后金口玉言,自然说什么就是什么,既然她认为妾身心心念着季将军,陛下就把妾身和季将军安排在一起吧。”

言不由衷啊言不由衷!小皇帝这回听出话里的意思了,他自小熟读百合文章,自然知道这是傲娇的意思,连忙出卖皇后:“朕可不这么想,朕觉得是皇后误解了德妃的意思,让德妃受委屈了,回头朕让皇后给德妃赔礼道歉。”

德妃的表情松动,承了皇帝这个情分,便也出言提醒这位本朝拉娘配的顶点:“季将军是我家表妹赵姑娘的心上人,我前些日子都在为她打听。”


赵越白,平唐二年入宫,封采女,三年未晋升一品。

指挥长史从书架上的《平唐后宫录》上找出这位赵姑娘的资料,小皇帝陷入了思考。

后宫百合花开,若有几年不晋品的,不是异性恋就是有心上人——不在后宫的心上人!

鉴于本朝政治清明,凡有荐异性恋为秀女者,罚全族往南境烟瘴之地教化当地蛮夷,宏南朝百合之志,所以赵越白不可能异性恋。

那么,排除所有的不可能,真相只有一个:

赵越白入宫前便心系季西凉!


平唐五年年初,皇帝以交流感情、加深后宫羁绊为名,于后宫举办宴席。宣威将军季西凉以外臣身份受邀入席。

长史受令领季将军入座,然马有失蹄、人有三急,长史因困于方寸之间,而致季将军受困于后宫之内。

此时同为赴宴的赵采女路过此地,解季将军之困局。

后宴席之中季将军知恩图报,频频替赵采女挡酒局之难,数十杯下肚后面色潮红。赵采女不得已,请旨携季将军早回,皇帝善解人意,予以准许。

后经传闻,当晚赵采女房间中传来云雨之声,一声更比一声急,潮来潮落复轮转,潮尽不见有人归。

一时间赵采女与季将军互助之事传为佳话,为朝臣、市井所乐道。


“长史你怎么就是学不会说人话呢!”小皇帝听了这番描述,恨不得再给长史踹上四五脚,“要不是看着你办事有功的份上,我怎么也得罚你写个二十万字的百合小说,通篇都得是白话的那种。”

“罢了罢了,你还是再重头给朕讲一遍,朕找几位翰林重新记录一番,免得这故事被你糟蹋了,朕想修的《平唐大典》也被你毁了。”

自知理亏的长史叹了口气开始讲述,本想用着春秋笔法掩饰自个儿“腹泻”的事情,没想终归是逃不过。

那日凭借皇上推理得出的线索,长史询问了赵越白之父和季西凉将军的参将,发现两人平唐元年时都在苏州居住,想来是有过一些不为人知的故事。

“那你就负责让她俩在宴席开始前见一面,在宴席开始后坐一块,在宴席结束后睡一起。”小皇帝很无耻地发号指令,至于怎么做,就让长史自己去想办法了。

内卫首领叶大人不知是出于怎样的心态,给长史友情提供了一包泻药。

皇命难为,长史只好用上了这招,做戏做全套,生生把季将军留在了赵采女的居所前。


“名震天下的季西凉季将军怎么有空来越白的门前?”采女居住的院落不大,出口就只有一个,因此赵越白一出门就看见了迷茫中的季西凉。一瞬间的惊慌之后,就稳住了阵脚。

“末将受陛下之邀前往和云殿赴宴,但长史大人身体不适,去了西面的茅厕,末将不敢乱闯后宫,故在这等候。”季西凉低着头,声音闷闷的,全无西境阵前、朝会赴命之风采。

“怎么季将军是嫌弃越白姿容太差,连正眼看一看都不愿意呢?”

“不是的,赵姑娘是全天下最好看的人。”季西凉情急之下抬起头,一下就撞进了赵越白的明眸里。

赵越白与她四目相对,见了她眼睛里的真诚,便不再忍心戏弄于她。

“走吧,我带你去和云殿。我让下人等通知长史大人一声,要不然你误了时辰,皇上就该怪罪你了。”

季西凉没有应答,赵越白也不以为意,径自往前走。她走一步,季西凉就跟一步,紧紧随着那步子,一寸也不肯多落下,就这样到和云殿前。


两人进殿时,只剩下了三个位置,皇帝边上那个是留给长史的,还有就是桌尾两个连着的坐席。

季西凉也不好多说,老老实实坐在了赵越白旁边,话也不多说,闷头吃饭。

小皇帝见了她这个样子,笑得贼眉鼠眼的,朝德妃使了个颜色,让她帮帮忙。

“越白妹妹和季将军这回可是来得慢了,当罚!”德妃执杯而起,“不过季将军第一回来,这罚酒是免了,但越白妹妹可是知道知法犯法,罪加一等,该罚两杯!”

赵越白心里有些烦闷,也就给自己倒了酒,谁料还没送到嘴边,就被季西凉夺了过去。

“赵姑娘是因为末将耽误了时间,这酒就让末将代赵姑娘喝了吧。”季西凉不给赵越白出声的机会,一饮而下。

“带饮可要翻倍的。”贤妃补刀准确。

四杯酒下肚,季西凉面色微红,身旁的赵姑娘等她饮完坐下,小声咬牙道:“谁准你代我受罚的?”

“只是……西凉不想见赵姑娘受罚。”这回,季西凉终于没再用末将自称。


  1. FR.SHOOT锦衣 转载了此文字
    简直了!!!

© FR.SHOOT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