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R.SHOOT

NaN:

補授權,是說這樣好像整個系列都下來了(欸



先前提到的這篇,有呆萌被調侃到惱羞成怒的 Shaw,有邊拷問人邊想晚餐要做什麼的 Root,有身高差萌的同居小細節(?),總之很可愛的一篇。

AO3 http://archiveofourown.org/works/3160001/chapters/7240763

作者 pleasanthell

作者 tumblr http://momentary-ecstasy.tumblr.com/


渣翻預警(?

逐字翻譯很生硬,幾乎每句都又用中文改過,但改著改著就抓不到我現在的行文思維到底是中文還英文了,於是就……這樣吧,不改了_(:з」∠)_

翻得不好歡迎指教。

最後還是強力建議看原文,原文笑點都快被我弄沒了。(我好囉唆



以下正文



「伙計們,我們拿到了什麼號碼?」Shaw 來到 Reese 和 Fusco 所在的咖啡館,他們正在喝咖啡。

「32歲的金融家。」在 Shaw 坐下的時候,Reese 打開了他面前的檔案夾滑過去給她。

Shaw 掃過了女人的臉跟其餘的檔案資料,「她在哪?」

「她在她的頂樓套房工作。」Finch 的聲音在她耳裡說,Shaw 在檔案裡看到了套房的照片。

「如果我住在那樣的地方,我也不會想離開。」Fusco 評論。

Shaw 看著地圖上的位置,「那間套房的位置很高而且獨立於其他建築,我們需要更好的觀察工具。」

「恐怕你要自己想辦法了,Ms. Shaw,在上次你跟 Mr. Reese 的週末旅行中,Bear 咬壞了最後一對望遠鏡。」

Shaw 微笑,在 Reese 臉上找到了相同的笑意,「看來在我們炸掉穀倉的時候他想我們了。」

「你們炸掉了什麼?」Harold 問。

Shaw 連忙按掉她的耳機免得還得解釋上次那個穀倉的號碼。她過了一會兒又按了一下耳機,一秒後,她聽到了預期中的,「Hey,Sweetie。」

「你在哪?」Shaw 問,點了一杯咖啡跟一個司康餅。

「我還沒離開呢,」Root 回答,「悠閒的早上,你需要什麼?」

「你能找找壁櫥裡我的望遠鏡嗎?」Shaw 問。

「等等,」Root 在廚房放下她的咖啡,來到通往臥室的走廊,她在壁櫥前停下來打開門。

Root 哼著歌確認擺放得一絲不苟的架子:彈藥根據口徑分類,槍枝則根據製造商,最上面的兩層是 Root 的,其他的是 Shaw 的,最上層的架子大部分是硬碟跟電腦零件,第二層是電擊槍的充電架和一架子的手槍。

「啊,在這呢。」Root 停下來打開了另一個袋子,「夜視鏡或射擊觀測鏡……或這個看起來像穀片贈品的?」

「射擊觀測鏡,」Shaw 說,「你能帶著它在中央公園跟我們見面嗎?」

「行,」Root 低頭看了她身上的衣服,她還沒換衣服,身上套著她不太確定是誰的的黑色背心跟內褲,「讓我先找件褲子。」

「我洗了你所有的衣服,因為不管你上禮拜幹了啥,聞起來都像垃圾桶理的煙灰缸。」在 Shaw 發著牢騷的同時她的咖啡和司康餅到了,她狠咬了一大口司康餅,終於注意到桌子對面的兩個男人正一臉不可置信地看著她,「幹嘛?」

「我會在十分鐘內到。」Root 在掛掉電話前說。

「她在跟誰說話?」Fusco 靠過去悄悄地問 Reese,Reese 聳聳肩,看著 Shaw 狼吞虎嚥那塊司康。

他們往公園出發,當他們到公園的時候,Root 正拿著一本書坐在一張長凳上。一般人眼裡看來她可能很放鬆,但 Shaw 跟 Reese 看得出來她正在盯著某個人。而 Fusco 還震驚於 Root 就是他們準備在公園見面的人。

「你也拿到了一個號碼?」Reese 邊走近邊問。

Root 往上看,推了一下眼鏡並站起身,「不,只是在想那些吃了熱狗的人是不是知道裡面加了什麼,還有那個小販今天早上在裡頭又加了什麼鬼東西。」

「你真的很有趣你知道嗎?」Fusco 說。

Root 笑著從口袋裡掏出了觀測鏡不發一語地交給 Shaw,給了 Reese 一個微笑,在離開的時候拍拍 Fusco 的肩膀,「孩子們好好玩。」

「等等,」當 Shaw 準備往反方向離開時,Fusco 叫住她,「你跟兔寶寶住在一塊?」

「沒有。」Shaw 做了個噁心的表情。

「那是她跟你住在一起?」Reese 問。

Shaw 皺眉,「才不是。」

「但你幫她洗衣服,而且她幫你帶了你的,」Fusco 在他的眼睛旁邊比了個手勢,試著表示 Shaw 的觀測鏡,「東西。」

Shaw 哼了一聲,「Samaritan 毀了我的舊公寓,我只是需要某個地方來放我的東西。」

「那你睡在哪?」Fusco 問。

Reese 追問,顯然在這個對話中獲得了很大的樂趣,「更重要的是,你睡覺的時候把你最喜歡的槍放在哪個枕頭底下?」

Shaw 頓時停在了人行道的正中央,「Holy Shit,我跟 Root 住在一起。」

「No shit。」Fusco 繼續沿著人行道往下走,「這什麼時候發生的?」

「我不知道,」Shaw 老實地說,「我只是……就這麼發生了……」她看著 Reese。他似乎相信她,但很大一部分是因為他不相信她會自願跟誰同居,除非她根本沒有自覺。

Shaw 把前後想了一遍,一開始她只是需要某個地方放她的東西,然後她開始睡在沙發上,她把衣服搬進了 Root 的衣櫥,她開始在 Root 晚上出門時睡在床上,接著她就離不開那舒服得不可思議的床了,她會確保她搶先睡到了床,而 Root 會跟著睡在床上,並在夜裡謹慎地保持一個安全距離。

Shaw 喜歡跟 Root 住在一起,公寓總是整潔,總是有美味的咖啡和食物,Root 知道 Shaw 什麼時候不想講話,也從來不做任何讓 Shaw 不舒服的事,浴室的藥櫃有一半屬於 Root 而另一半屬於 Shaw,Root 因為某個很明顯的原因佔用了上半部。

Shaw 敲了敲她的耳機,「Root。」

電話裡先是傳來一陣輕柔的咕噥聲,然後 Root 說,「等等,我得把這傢伙弄下樓梯。」Root 吸了口氣,接著傳來一連串的碰撞聲,「噢噢,」她跟著那具身體往下走,「怎麼了?」

「我們住在一起。」Shaw 表示。

Root 在樓梯上頓了一下然後繼續移動,她同樣剛剛意識到這件事,「哈。」

「這不是你的什麼偉大計畫的一部分嗎?」Shaw 問,她減慢了速度,好跟 Root 說話而不被 Reese 跟 Fusco 聽到,他們則繼續往前走留給 Shaw 她需要的空間以保住他們的膝蓋。

Root 抓住一隻穿著靴子的腳,總算拉著這個失去意識的男人走下了樓梯,「老實說?不,直到剛剛我根本沒思考過這件事。」

這次換 Shaw 發出思考的咕噥聲。

Root 停在地下室的正中央環顧四周,在角落發現了一捲延長線,「你要我搬出去嗎?」

「不,」Shaw 輕聲回答,這是她們彼此都舒適的生活方式,沒什麼道理不繼續。「這樣很好,沒有任何人需要搬家。」

「那好,」Root 開始用延長線把男人綁起來,「既然我們都意識到這件事了,你能在回家的路上帶一些法國麵包嗎?」Root 把延長線打好結後站起來,「我準備作義式烤麵包,再來一份黑胡椒牛排或奶油燉雞,我還沒決定。」

「你準備要拷問某個人,而你在規劃晚餐?」Shaw 問。

「如果我不在拷問人的時候規劃晚餐,我哪來的時間做這件事?」Root 微笑著問。

「Root。」Shaw 快速地阻止了 Root 掛電話。

「嗯?」Root 問,她綁起來的男人似乎快醒了。

Shaw 確認 Reese 跟 Fusco 不會聽到後說,「做黑胡椒牛排。」

「除非你帶上一瓶紅酒。」Root 回答。

「成交。」

「家裡見,Shaw。」Root 在男人尖叫著醒來時掛了電話。

當 Shaw 發現 Fusco 跟 Reese 正在轉角等著她的時候,她怒目而視。

「老婆還好嗎?」Fusco 問。

Shaw 狠狠地瞪著他,「我會開槍打你,而且絕對不會瞄準膝蓋。」

當 Shaw 氣沖沖地走過 Reese 身旁時,他微笑,Fusco 也笑著搖頭,Shaw 無視他們走進了號碼所在的建築物。

讓他們笑吧。等她從他們即將闖入的頂樓套房順出一瓶非常昂貴的紅酒後,晚餐會有牛排跟義式烤麵包等著她。

  1. FaithNaN 转载了此文字
    好可愛的文,簡單又暖心,佔用上半櫃子這描述真幽默😂😂😂
  2. RiNaN 转载了此文字
  3. FR.SHOOTNaN 转载了此文字

© FR.SHOOT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