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R.SHOOT

Mors吃了个木瓜:

这是一篇AU。




下一个闰年,你会遇到此生挚爱。




Root是一个职业黑客,也是纽约最渴望结婚的女性之一。对了,她还有个女友Martine,她们两个同居了7年,黑客也从来未收获期待中的求婚。
“Ms.Groves,爱尔兰有这么一个传统。每个闰年的2月29日,女方向男方求婚便能成功。不过我想,女方向女方求婚也不会有什么不同。”
邻居Finch给了自己这样一个意见。
于是黑客小姐便决定在2月29日那天,把Martine骗到都柏林向她求婚。
可她也完全没有预料到,事情发生了某种蜜汁转变。

2月26日 大雨

Root的飞机迫降在了爱尔兰的一个地方。
真好,这下她得租车开去都柏林了。
雨停后,她拖着大箱子在潮湿的油柏路上缓缓走着。高跟鞋难穿极了。
空气里满是泥土的清甜气息。路两边是大片的田野。植物耷拉下柔软的绿叶,水珠便一路滑到她的脚边。
然后她看到了阳光。
以及浅淡光芒掩着的小旅馆。

当地人都用一种诧异的目光看着黑客。Root不好意思的笑了笑,伸手揉了揉不幸被雨水打湿的头发。
“你好,还有房间吗?”
旅馆很小但不显得破烂,朗姆酒的香气染上了她的唇,接着她看到用胳膊枕着脑袋在小前台上昏昏欲睡的人儿缓缓抬起了头。
“上二楼左转第一间,先给我订金。”
声音的主人向Root微微伸出手,额头顶着一点红,面无表情的看着她。
Root忙不迭将订金递给前台的小个子,然后仔细看了看对方在暖光下的脸。
“你真漂亮。”
Root歪了歪头,由衷的赞美着,狡黠的眨了眨眼,看起来温顺极了。
对面的小个子女人顿了顿。
“热水要另交费用,”她同样也勾了勾唇角,皮笑肉不笑的向Root眨了眨一只眼睛,“而我想你现在似乎需要洗个热水澡。”
Root认命般的将另一叠纸币塞进那人手里,向她抛了个笑容。而求婚这件事,在她脑里大概消失了几秒。
而大脑空缺的几秒,她被旅馆老板狭长微翘的睫毛吸引住了。
然后她扫了一眼落着灰的名片。
Sameen Shaw.

Root沮丧的坐在床上,她暗暗的骂了一句这个连插座都没有的倒霉旅馆,而她的手机还偏偏没电了。
黑客小姐便努力的搬开小巧的木质衣柜,移开床头柜,寻找着一个插口。
但在这个只放得下一张床和一个柜子,似乎是给小矮人住的房间里,她甚至找不到一个插座。
“老板真应该拿那些洗热水澡抢的钱来扩大下房间的容量。”她自顾自的带着怨气说了一句,便倒在了床上,而长长的窗帘被她卷入身下,整张窗帘布和塑料杆便哗啦啦的全数砸在Root身上。
黑客小姐明显生气了,她一把推开身上的窗帘,气冲冲的向外冲去。
而在她弹起的那一刻,她听到床板咔嚓响了一声,和隔壁的Finch闪着腰时的声音一模一样。
在询问隔壁酒吧里的小妹老板房间在哪儿后,Root径直走上旅馆顶楼敲响了门。
“你……”Shaw打开门,一脸狐疑的看着门前的Root。Shaw的眼睛带着朦胧的雾气与困意,而身上只裹着一张浴巾,柔软的皮肤上沾着水珠,水气揉在潮红未散去的皮肤中。她的头发随意披散着,和她的眼睛一样诱人。
Root的肚子突然叫了一声。同时她下意识的吞着口水。
“你想说……”
“我的床榻了,还有,你的旅馆居然没有插座,这还是原始社会么?”Root小声的抱怨着,并用一种可怜兮兮的目光看着Shaw,目光继而扫过她的胸部,扫过她高挺的鼻尖。
“真搞不懂你们这些城里人为什么这么依赖手机,”Shaw吸了吸鼻子,“还有你是不是饿了?”
Root微微张了张嘴巴,然后从善如流的点着头。
“你的床能分一半给我睡一个晚上吗?”
她咬着嘴唇,勾出抹甜腻的笑容。“就一个晚上。我发誓我会补偿你。”
Shaw翻了个白眼,她似乎犹豫着。
“我不会和你抢食物吃。”Root更加可怜兮兮的看着Shaw。
Shaw感到水珠砸落到锁骨上晕开。
她折身离开,却没关上门。
“那就一晚,明早6点准时离开。”她的声音从屋里传来。

2月27日 多云

但事实上Root不仅仅只睡了一觉,她找到旅店里唯一的插座给手机充好了电,并洗了个热水澡。
6点钟Shaw醒来时,睡在只占三分之一床的客人已经离开,毯子都叠好了,只是昨晚用过的浴袍还随意扔在木地板上。
昨晚那个客人安静的坐在床沿擦拭着湿润的头发,修长洁白的脖颈裸露着。
Shaw懊悔的骂了一句,她竟然跟一个陌生女人睡了一晚,虽然没有肢体接触,但她还是努力掩饰她习惯裸睡这件事实。
而自己却没有吻她。
Shaw的脑里蹦出这个想法。她掐了一下手臂,套上衣服走出房间。

她差点与门口的人儿装个满怀。
客人小姐穿着黑色短裙,举着托盘站在她的门口,而托盘上置着一杯冒着热气且散发着浓郁香味的牛奶,还有几个加大号的三明治。
“我说过我会补偿你,还有,”客人小姐抬起另一只手将额前的头发别到脑后,“我叫Root。”
她将托盘塞到Shaw手里,然后咧嘴笑了笑。
“感谢你,你叫Sameen Shaw对吗?”她伸出手亲昵的摸了摸那人垂下的发丝,“我喜欢这个名字。”
Shaw别了别脸,她懒懒的靠在门框上。
“你要走了吗?”她看着Root手上的钥匙。
“没错。我租的车到了,”她将钥匙放到托盘上,凑近Shaw吻了吻她的脸颊,“真希望我们再见面。”

而接下来的情况恰恰撞上了Root的离别语。她租的车华丽丽的坏了。
当她唉声叹气的靠在车身上时,旅馆老板悄无声息的走到了她旁边。
“去都柏林?”Shaw的语气不温不火,沉沉的,但似乎心情不错。
“对,我不能错过给我女朋友求婚的那一刻。”Root无奈的耸了耸肩。
“你真的相信那个传统?”Shaw好笑的看着她摇了摇头,“别去了,没用的。”
Root转过头,Shaw看着她满脸的坚毅勇敢,活像一个女战士。
“我相信。”
黑客小姐突然想到什么,大步走向Shaw一把抓住她的肩膀。
“你可以载我到都柏林吗?”

Shaw像看精神病人般的看着她。
“我的床已经借你睡了一个晚上了,你还想怎么样?”
旅馆老板决然的往回走,丢下身后的Root。
“那我也给你做了早餐!”Root不服气的回了一句。那语气,可真是荡气回肠的。
“哦小姐,”Shaw微微扬了扬嘴唇,转过身来倒着行走,“你可没放黄芥,我也没说我满意。”
Root歪着脑袋一手支在腰间看着Shaw,但她的语气立马软了下来。
“拜托,我会给你报酬的,”她向Shaw的方向小跑着去,“我……等我回家还可以给你寄小甜饼。”
看着Shaw停下的脚步,Root心里一紧。
“小甜饼,讲真?”Shaw盯着她,拉了拉大衣的领子。
“一定。”Root裸露在短裙外的皮肤感到一阵冷意,太阳的温热被风的寒冷盖过。她勉强勾出个笑容,抱住了手臂,看着Shaw。
Shaw扁了扁嘴,将大衣脱下扔给Root,露出曲线分明的手臂肌肉。
“穿上衣服,10分钟后出发。”

Shaw发动了老式小轿车,将它开上了狭窄的小路。她默不作声的嚼着手里的三明治,将音响的声音开大,然后将窗子摇了下来。
Root静静的看着窗外的风景,淡色的光几乎要与植物的绿意相交融,渗进泥土,渗进瓢虫的翅膀。
然后她们开入了荒原,Shaw将音乐换成了爵士乐,她将第5个三明治包装纸塞进了车的另一侧,接着专心看路。
“很美,对吧。”Shaw突然说了一句,车行驶的很慢,而Root却感觉一点也不着急。
“没错。”Root若有所思的看着奇形怪状的石头,还有一丛丛一簇簇拥在石头旁的草,风滑过她的鼻尖,掠过眼皮,带来清凉。天带有光的暖意,光却又不能穿透岩石。
“你当初是怎么找到这儿的?”Root轻轻问道。
“我有个习惯,”Shaw缓缓说着,“我经常会转动地球仪,闭上眼,手指指到哪儿,我就去哪。”
“奇怪的爱好。”Root转过身来看着她,勾出个笑容。她看着Shaw的侧颜。她的侧颜似乎带着某种魔力。她的睫毛时不时闪动一下,舌尖轻轻掠过嘴唇。
“我来到这儿,就没走了。”
Shaw似乎想努力把声音变得轻松,但她没有做到。所以她微微侧脸看了眼Root,却发现对方也正盯着自己看。
“你认为这是邂逅爱情的好场所么?”Root舒了一口气靠在座位上,小小伸了个懒腰,“我认为你挺迷人的。对我来说。”
Shaw的脸红了红,一秒钟之后恢复正常。
“我记得你有女朋友。”
“是。”Root笑了笑,继续看向窗外。爵士乐缓了下来。

在如此美妙的时刻,她们迎来了这天最倒霉的事情。当车子被一群羊蹭过以后顺着雨后滑腻的道路一路向下滑,最终落入了泥潭。
“跟你在一起就没发生过什么好事。”
Shaw恼怒的说了一句,她现在已经开始烦面前的女人了。于是她便扔下Root快步往前。
“你要去哪儿?”Root的声音很着急,她不知所措的站在原地。
“不知道。”Shaw的声音从前面传来,声音不大,足够让Root听见。
“Shaw!”Root快步走着去追赶前面的Shaw,她的高跟鞋哒哒哒的响着。最后她直接扯下高跟鞋拎在手里,另一只手拖着好不容易抢救回来的行李箱,加快了脚步。
Shaw听着高跟鞋的响声停了下来,回头看到的是Root一瘸一拐向她走来的景象。
她赶忙跑回去扶住了Root,抢过她手里的鞋子,蹲下来看着Root沾满灰的脚。
黑客的脚底被小碎石割破了,渗出了几丝血迹,Root咬着牙坚持着不叫出来,但当Shaw将她的脚托起查看伤势的时候,她还是忍不住轻声呼痛,鼻尖有些发酸。
“你是想给我添麻烦吗?”
Shaw不满的看着她洁白的脚被染得乌七八糟,却又想起自己没有带急救包,她将Root的手环在自己肩上,把她扶到路边,进行着简单的处理。
“你当过医生?”
Shaw没有回答,她将自己的平底鞋脱下套在Root的脚上,又缓缓把她扶起来。
“有点小,将就点。应该不会发炎了。但是我们现在只能走去都柏林了。”
然后她看见Root的眼睛猛地沾上水气,开始使劲咬着下唇,气息开始紊乱,表情一下子阴沉下来。
“我们,我……”Root挣开Shaw,“我……”
Shaw赶紧一把抱好快摔倒的Root,然后只好跟随着她慢慢往前。
“姑奶奶,别哭,万一中途有路过的车呢?”Shaw的心软了下来,她摇了摇头,将Root拥入怀里,侧脸亲了亲她的脸颊。
哦天啊,她在干什么……
Shaw不知道现在微妙的心境。她前一秒可是还在讨厌这只麻烦鬼的!
但她现在只想拥她入怀,并亲吻她。
Root乖乖的伏在Shaw怀里,她搂紧了小个子散发着温热气息的躯体。

她们一直在路边坐到傍晚,都没有路过的车辆。
夕阳在Shaw的额头留下一道金黄,她疲惫的打了个哈欠。
“我知道附近有个好地方。”Shaw向前指了指,然后变魔术般的掏出两个三明治。
Root支着头看着她,带起个浅笑。
“你可不像是喜欢分享食物的人。”Root看着Shaw拨开三明治的外壳递到她面前。
“你是做什么的?”
Shaw选择无视这个问题。
Root抽了抽嘴角。
“黑客。”
“不错。”

两人草草解决晚饭,Shaw扶着Root向小山坡走去。
“看见最顶那些石头了么?”Shaw目光柔了下来。
“它们有什么故事?”
Root靠近Shaw,她的发丝拂过Shaw的脖颈。
“它原来是个城堡,”Shaw带着Root接近了那些乱石搭在一起筑成的高台,城墙,“两个公主相遇了。”
Root噗嗤一声笑了出来,毕竟Shaw一脸严肃的讲起童话故事的样子还挺迷人。
“她们怎么样了?”
Shaw的手从Root的肩膀滑到她的手,将滑腻修长的指尖握好,引着她缓缓走上了低矮的台阶。
“她们,我不知道。”Shaw带着她往前走着,穿过大片平台,穿过一扇扇镂空的窗子,穿过冰凉的石头,来到城堡的最高处。
这里可将狭窄绵延的路与整个山坡的景致一览无遗。
带着妙曼纹路的石头似乎被她们染上了温度。
霞光正好照到这里,在两人身上留下痕迹。Root还穿着Shaw的大衣,她的手被Shaw握着,她的血叫嚣着,在身体里肆意冲撞奔腾着。
Shaw的眼睛变成了揉着霞光的明亮的琥珀色,她的鼻尖更加立体了。
她缓缓靠近Root,Root的头发被吹乱,光缠绕着她水藻般的长发。黑客的嘴角勾着甜甜的笑意,她闭上了眼睛。
Shaw感到Root温热的鼻息喷到了自己的面颊上,她猛地一顿。
黑客睁开了眼睛。她们两个之间的距离近得让人尴尬。
“对不起。我忘了你还有女朋友。”Shaw别开脸,声音哑哑的。
“Sameen……”
“别这样叫我,我们只是陌生人。”
Shaw有些苦涩的笑着,她的指尖松开了Root,然后疯了般的往山坡下跑去。
她爱上她了。她爱上她那双如鹿般澄澈的眼睛,爱上了她冰凉的滑腻腻的手指。
但那个黑客,不过是去都柏林跟女友求婚。她又有什么理由要留下来。

Root扶着石壁缓缓向下,天色已暗,她寻到了Shaw。
旅店老板坐在路边的岩石上思考着人生。
“你爱上我了。”Root从后环上Shaw的脖颈,然后吻了吻她的耳朵。
Shaw没说话。
“Sameen,别担心,我们只是纪念这难得一见的时刻罢了。再说,你不是想要吻我脸颊吗?”
黑客伸长了脖子将脸凑到Shaw的脸颊旁边。
“来吧。”
Shaw叹了一声。
“我真讨厌你。”
她侧脸吻了吻Root的脸颊。
她笑了。她看到黑客向她眨眼。

两人睡在草地上,风很冷,她们却感到莫名的暖。

2月28日

她们向前走了很远,找到了一间当地人的房子。于是两人只有装作一对情侣投宿。
“两位美丽的小姐,你们可能需要热水澡。我想这位……还需要一双鞋子。”
Shaw闻言低头看了看只穿着过冬的印着卡通图案袜子的脚,耸了耸肩。
为了给主人们准备一顿晚饭,她们两个到菜园里拔菜。
“Shaw,你打算一路跟我到都柏林?”
Root从地里扯出胡萝卜,将它扔进了框里,然后寻找着下一株萝卜。
“说不准。”
Shaw双手环着胸靠在篱笆上。她穿着一双大得可怕的拖鞋,上面印了一只狗的图案,可下面偏偏印了字样“Bear”。
“你从第一天打开门那刻就没有拒绝过我了。我很好奇为什么。”
Root站了起来,拍了拍手上的泥土,向Shaw的方向走去,倚在旅店老板旁边的墙上,学着Shaw一样环着双手,习惯性的凑近Shaw并压低了语气。
“你是不是爱上我了。”

Shaw似乎苦恼的想了很久。她最终揪了揪Root的鼻尖。

“是。”Shaw说。

“可是你还是要去都柏林和你女友求婚。”

两人间的气氛突然变得很是微妙。Root的笑一点点凝固在唇上,她看着Shaw坚定的眼神,心里猛地一动。

“亲一个!”房子主人的声音倏然想起,带着欢呼,继而房主的妻儿,小孩儿们,都一齐出现。
“来,亲一个!”
“姐姐快亲!快亲!”
Root别过脸偷偷笑着,Shaw愣在了原地。
突然Root抓过Shaw的衣领,将她拽了过来,将唇贴了上去。
Shaw瞳孔收缩。

她们拥吻着,田园,阳光,带着暖意的天空。

Root决定留下。

晚饭时Shaw喝着酒向她傻笑着。
“你真的不走了?”
Root掐了掐她的脸。
“萝卜馅饼有理由让我留在这儿。”

2月29日

Root登上马赫悬崖,小个子女人因为早上吃完了昨晚剩下的两盆馅饼有些撑而出来做早操。
“Sameen.”
Root走到Shaw旁边。
朝霞撒在水面上,她可以看到翻滚在蔚蓝深水中两人交叠的剪影。
Shaw伸手揽住了她的腰,然后掏出了一个戒指盒。
“这是我奶奶的奶奶那儿传下来的,”Shaw皱了皱眉,“我以前一直不相信挚爱什么的,但我向你的女友道歉。”
“前女友。”她补充了一句。

黑客静静的看着她的双眼。
“也许蜜月可以转转你的地球仪,我们就可以乘着飞屋出发了。”
黑客咧开嘴笑了起来,眼底满是暖意,她将Shaw转向自己,握住了Shaw持着戒指盒的手。
“Sweetie,”她斟酌了下称呼,“我想我们是时候开始了。”

“Root,你愿……”
“我愿意。”
Root凑上了Shaw的嘴唇,将自己的湿意,温热全数送到了Shaw的唇腔里。

浪,风儿,阳光,以及Shaw最喜欢的一个吻。

Root知道Martine根本没有去都柏林等她。
而她在闰年的2月29日终于收获了第一次求婚,来自一个三天前认识的有些冷冷的,内心却无比柔软的人。
她答应了,毫不犹豫的。
别人说她们太急了,又怎样保证陪伴一生呢?
黑客说这没有答案。

Root甜腻兮兮的目光黏在旁边穿着婚纱,站在教堂里的Shaw。
当她们在众人的欢呼声中接吻时,Root压低声音在Shaw耳畔说道,
“我们就是天生一对。”




Shaw大概还是信了那句话。哦闰年。
她求婚成功了,虽然那只戒指是她在机场买的纪念品。




END




让马婷婷客串一下

  1. Mors吃了个木瓜 转载了此文字
  2. RiPOI百合病社 转载了此文字

© FR.SHOOT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