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R.SHOOT
2016-04-13

一把牙刷

Shiro老伯伯:

捉奸小分队的臆想——319 这篇脑洞的延伸,喊着肖根没滚的伪君子却整了篇正剧向肉文,由我、J、 @竹羡 三人协同完成,接力式合写。

建议阅读年龄:16+

以下为正文。

2014年3月27日 8:00PM

Shaw盘腿坐在床上,安静地擦着枪。整个擦枪的过程,对于Shaw来说,简直是种享受。擦完,她看了一眼床上摊开着的行李箱,行李箱里是出任务的全套装备,看着看着她却皱起了眉头。她不是很理解Finch的安排,他和Fusco去调查时刻警惕,而自己和Reese去韦斯切斯特跟踪那个不相关号码。Shaw再看了一眼Finch给她的那个假身份文件,皇后区的贝蒂哈里斯,怎么里面其他相关信息都没有。算了,她随手把文件扔到一旁,应该是Finch杜撰出的假身份,何必太认真。正想着,屋外想起了敲门声,敲门声不紧不慢,声音也不大却正好让屋内的人听见。Shaw警觉地拿起身边的手枪,跳下床,走到门边。她惦着脚来到门的一侧,拉开锁,透过缝隙,她看见了Root的笑脸。

“你来干什么?”Shaw只觉得看见那张脸,自己竟有一秒的眩晕。

“我来给你送东西的,不欢迎我吗?”Root抬了抬她的右手。顺着视线,Shaw隐约看见了一条黑色的裙子。

Shaw无奈打开了门,Root轻巧地划过Shaw挤进了屋内。

“是她告诉你,我明天的任务需要这东西?”Root刚想开口回答,却又被Shaw打断了,“算了,我不想知道。”

“上次送你的那条白裙子,显然你不大合身。”Root边说边视线扫了下Shaw的胸前,然后不自觉地咽了下口水。

Shaw恶狠狠地回瞪了Root,却不自觉地嗅了下鼻子,她闻到了熟悉的食物味道。

Root嘴角上扬,“亲爱的,你要不要现在试下裙子。虽然经过上次那晚,我想我应该不会再搞错了。”说着Root自说自话,对着Shaw动起手来,想要帮Shaw换衣服。

Shaw厌恶地推开Root的手,挥拳向Root袭来。

Root赶忙把藏在身后的左手伸了出来。

看见食物外卖袋,Shaw收住了拳头,转而一把夺过了袋子。

Root捋了下脸颊上的头发,一脸诡异地笑着看着Shaw亟不可待地撕开袋子,大口朵颐着那个三明治。

“还合你胃口吧?”Root竟有些小心翼翼地问着。

“嗯”Shaw嘴里满是食物,过了几秒,当她咽完最后一口三明治,她眼神比先前柔和了些,“下次,再多放点芥黄酱。”

Root点点头,举了下手中的黑色裙子。

Shaw哼了一声,上前夺过裙子,走进一旁的卫生间。

Root有些轻车熟路地走到床边,一边侧着身子偷瞄没有门的卫生间。“Shaw,你要不要再多带点装备,明天说不定会有大场面。”

Shaw没有回答,又哼了一声。是吗?难道TM又告诉你了?Shaw想着,透过镜子看了下屋内,Root竟然从自己的冰箱里,又挑了几件装备,塞在自己床上的行李箱里。她刚想发作,却又忍了下来。毕竟这个女人自从耳朵里能听见“上帝之音”后,就没有错过。她回过头看了下镜子里的自己,这条裙子还不赖。她笑了下,却又赶忙收起了笑容,脱下裙子,穿回了自己的背心。

Root微笑着从Shaw的军械库里又挑了几样装备,放进Shaw的行李箱。她看了一眼旁边贝蒂哈里斯的文件,一脸坏笑着从口袋里掏出一支蓝色的牙刷塞进了行李箱的下层,牙科保健员怎么可以不注意口腔卫生呢?她看见Shaw拿着裙子走出了卫生间,不慌不忙地拉好行李箱的整理袋拉链。“Shaw,不打算给我看那条裙子的效果吗?”

“你还有什么事吗?”Shaw显然在下逐客令了。

Root顺手拿过裙子,把它装进袋子,再轻轻放进行李箱,合上箱子,“恩,这样就齐全了。Shaw,你就这样感谢给你送东西的人?”Root抬起头,盯着Shaw。

“你……你还有什么……事吗?”Shaw竟然被Root盯得开始结巴起来。

Root笑了起来,顺势半躺在了Shaw的床上。

Shaw有些恼火,却又马上恢复了往常,“谢谢,你还有什么事要交代吗?”

Root收起笑容,有些委屈地站起身,“原来你就只有这样表示感谢吗?“

Shaw跨着大步走到大门前,做了个请出去的手势。

其实Sameen Shaw这个人很简单,暴力;美食;性爱,皆能激起她的兴趣。哦,还有可爱的小熊。但是,当她不在这个范围的时候,该怎样才能引起Shaw的注意呢?我们操纵人心与鼓掌之间的黑客自有一套方式。

Shaw站在门口准备摔门回去再检查一遍装备的时,Root一个轻巧地转身,看似柔软的棕发划过Shaw的鼻尖差点刺进眼睛里。

“不要再说任何话,否则我现在就把你打趴下。”Shaw说着,却看见Root忽如其来的失焦,眼球无意识转向右下方,Shaw知道Root与TM又在进行某些闺蜜对话了,但就像刚才说的,她并不感兴趣,“梁记的陈皮鸡,出门左手边450码,下次来的时候带上,我就考虑不揍你。”

此时的Root却没了走的打算,“她让我在你家打个两三个小时的盹,放心吧,我睡姿很好。”趁着Shaw没来得及反应之前,Root顺利地用自己轻盈摇曳的身姿绕过了Shaw,随手将大衣扔在柜子上。但措手不及的状态随时变换,“嘀、嗒”一秒的功夫,Root的双手被反扣在身后,头被迫转向右侧紧贴着墙。

“你的手,比我以为的小。”显然按在黑客脸上的右手不足以堵住她烦人的嘴,戏谑的话语从小指周遭泄露出来,紧接着是一道湿润的闪电,撕开夜幕消失在指尖。

“你的机器是让你好好睡一觉还是找张床,嗯?”束缚双手的力道消失之后,整个人被翻转,第二次和那面白色的砖墙亲密接触,撞击像是从背后的肋骨震到了胸骨,‘幸好力道比刚才小些’尽管不合时宜但大脑运作速度异于常人的Root仍然花了不到0.001秒的时间开了个差。

“我需要睡眠,既然你这么热情地要提供助眠服务,我真的不能拒人于千里之外,不是吗~”

“你会为此感到后悔!”

忽略了Shaw咬牙切齿的表情,Root专注着她一扑一扑的睫毛,“永远都不会,亲爱的Sameen。”

Root低垂的眼睛总是让人深陷,Shaw总是克制着,但这一次,她决定让自己坠入这陷阱之中。

见到Shaw收起凌厉的气势,Root本能地靠近她,她低下头,她踮起脚,她们的唇很接近了,为此Root闭上了眼睛,却发现沉重的呼吸落在了左边额头上。Sameen亲吻了她的眼睛,如此意外却又叫她安下心来。此时言语是多余的,紧接着她们的鼻尖相触,唇齿厮磨着。犬齿留下酥麻的痕迹,随后在白暂的颈脖上变为一条俯瞰的红土公路。她溜进衣服的边缘来回抚摸着Root的腰际,另一只手悄悄地解开了碍事的扣子,将胸罩往上一挪,刚刚才领教过的犬齿又带来了另一种快感,微凉的红点在Shaw的灌溉下坚挺着。Root的喉咙里渗出了细细软软的声音,曲起的膝盖蹭着对方的大腿,双手顺势抚上了窥探已久的臀。

Shaw眼看两朵蔷薇已经盛开,于是矮下身子,舌尖驶过根根肋骨,一个急转弯来到肚脐,欣欣地围绕着它转弯。轻咬了几下腹部可口的布丁继续下移,咬开了主扣,热度与口腔相差无几的金属温热在齿间碰撞。Shaw头向后一仰扯开下面三颗副扣,用不来多久那条原色的牛仔裤就被晾在了一边。Root的手指插入Shaw的发间,收紧的手指,颤抖的腿间,Shaw认为可以上主食了。

一个双眼迷离的对视,Shaw终于接触到了那片热土,Root再也没能止住那声声尖叫,那声音比刚才她叫自己名字时还要妖娆,比低音提琴和钢琴的合奏还要动听,呻吟随着Shaw的动作一同律动,当Shaw舌头和她的突起玩耍时,Root的声音更为升腾跌宕,步步高昂,于是Shaw将中指探入了刀鞘中,在试探内部的韧性之后,又加入了食指,这通道极其湿滑,叫人深陷,不稍片刻就有一滴水珠缓缓地流过Shaw的指缝,顺着引力去它该去的地方。Shaw的动作越来越快,更多的水珠滑落,Root的呼吸越发不规则,双腿几欲站不住,双手胡乱摆着,不知是想紧紧的抓住对方还是为了寻找一个支撑点。最终在Root以为自己已经忘记了离开羊水时便开始的呼吸,胸口挤压的空气终于得到解放,Shaw知道她到达了,顺势一肩扛起腿软的Root一同来到床边,弯下腰曲起膝,温柔的将她放在床上。Root用手指沿着盘蛇的轨迹轻轻地滑过Shaw的手臂,最终牵着她的手,把她带到自己身边。

“你知道吗,你和你的上帝刚通完话,你的耳朵就红了。”

“原来你观察我这么地细致入微,Sameen.”Root陷在柔软的床垫上,嘴角一抹余温的微笑,不安分地扬起脖子吻她。

Shaw的回应算的上乖巧,毕竟她们刚经历过一场不错的欢愉,立刻翻脸就太伤人了;Root的唇自她的发间轻轻擦过,转而吻住她的耳垂,附带着还未平静下来的喘息。

于是Shaw的耳朵也迅速红了起来。

Root离开她的耳朵,露出一脸计划通的笑容,该死的好看。Shaw俯身,不禁要再次吻上那双充满吸引力的眼睛,她直视她,内心生出一种强烈的想要亲近这个人的冲动,让她不自觉地握紧了她的手腕。

深情这个词,对Shaw来说是一枚太过危险和耀眼的信号,像是在黑夜中的升起闪光弹,不由分说使所有藏在暗处涌动的情愫一览无余,Shaw甚至有些对此生气——对自己生气,而皱了皱眉。

Root却完全没有这个自觉,她在她的耳边轻轻呢喃:“Sameen,你可捏疼我了。”

Shaw回过神来,并不松手,低声道:“还敢说我手小?”

“胜在劲巧啊。”一贯的讨巧卖乖。

Shaw挑眉,总算得到了一个满意的答案。但冷不防手上的力道被卸掉,Root反抓着她的手,一手搂住她的腰借力挺身坐起:“不想对比一下么?”

Shaw被用力一带,猛地跌进松软床垫里,Root得以顺势坐在她腰上。

一声低低的嗤笑被吞没在热烈落下的亲吻中,两人再次陷入亲密的交缠。

忽然,湿润的吻顿了顿,Root轻轻咬了她的舌头,转而撤退,Shaw再次皱了皱眉。

“我真的挺想看你穿那条裙子的——”Root居高临下地看着她,仿佛惋惜地说道。

“不过来日方长。”她又说。

Shaw立刻明白了她的意思,准是她耳朵里的上帝又临时变了主意。

“你想的美。”Shaw回道,然后毫无留恋地推开她下了床,捡起Root的衣服扔给她。

Root伸手接住,穿衣服的间隙还不忘用眼神表示意犹未尽。

Shaw靠在墙边,懒得理她。

时间就这样安静了两分钟,Root穿戴完毕,她把头发从毛衣中捞出来,抄起柜子上的大衣,走过去贴近了她:“梁记陈皮鸡?”

“特辣。”Shaw双手抱臂,此时微微收紧了十指。

Root笑了一下,转身说:“她告诉我了。”

“什么?”Shaw跟着偏头,目光聚集在Root拉住的门把上,接着上移。

意料之中的四目相视。Root眼中似乎换发了新的生机,流光溢彩:“你偏爱的口味啊。”语调微微上扬。

她说完,不给Shaw答话的机会,果断拉开门,身影旋即没入黑暗中。

门呯的一声被关上,屋子里迎来短暂的寂静,Shaw靠墙站了一会儿,残余的芥黄酱的气味开始变得令人在意。

她走到冰箱前,瞥了一眼被随意甩在地上的行李箱,打消了看看这个女人究竟往里面塞了多少东西的念头,只是从武器库旁抽出一瓶啤酒,咬开了瓶盖。

冰凉的液体瞬间冲散了她心中仅有的几分失落。

不过是一盒陈皮鸡而已,她想,虽然今晚肯定是吃不到了。

但正如那个人所说——

来日方长吧。

以上为全部正文

来自作者的结语(废话

老伯伯:终于逼良为娼来了篇3P!啊哈哈~

J:本来想在情人节来个3p 还好最后逼良为娼成功了……

竹子:因为近期没有其他产出低下了羞愧的狗头【【

  1. JFMShiro老伯伯 转载了此文字
  2. FR.SHOOTShiro老伯伯 转载了此文字

© FR.SHOOT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