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R.SHOOT

布叁布肆AS:

    个人觉得把小撒的模拟当做一个游戏来看的话,比较容易理解。首先是几个基本的观点:


    1)模拟是开源游戏,场景和剧情由小撒和大锤共建;6742次模拟开始后,监控屏幕上的画面和504的开始画面完全一致,证明开始的套路是固定的,相当于游戏中的开始画面。



    2)游戏和玩家的角色是双向的,互为攻防;对小撒来说,大锤的潜意识是游戏世界,他玩的是《DayZ》《H1Z1》等末日生存游戏,每多存活一分钟,就是进步,通关的条件是获得TM及其执行人所在地;而大锤玩的是《寂静岭》那种心理恐怖解密游戏,她不仅要阻止小撒通关,而且还要弄清自己所处到底是模拟还是现实。


    3)因此,6741次模拟,就像锲子一样,每模拟一次,就往大锤潜意识深处砸进去一些,然后完善下次模拟的场景和剧情设置,应该是不断进步的,所以小撒和褶子怪才有这个耐心。所以虽然看起来是想旋转木马一样的循环,但是总有下来的一天?


    4)模拟过程中,小撒和大锤始终在抢夺意识控制权,并且有着明显的标志。下面两张图,第一张是小撒植入/修正剧情时必然出现的镜头,最开始是完整的,后面每次只会闪现一部分;第二张是大锤自我意识觉醒时的镜头,一般是闪白或者虚化效果,不会出现上一张图中的画面,杀褶子怪就是她本身意志的强烈体现。当然,不管哪种,大锤都会头疼就是了。(对于完整版“闪现”镜头的逐帧分析有空再写吧,这里的截图其实省掉了重复的部分,而教堂和游乐场的镜头最多,小撒也有些自诩上帝的意思在。为了方便表达,分别将两种镜头定义为“闪现”和“闪白”,其实并不准确。)




    下面将按照时间顺序依次解析模拟游戏中的场景和剧情:


    1)个人觉得这段只是属于游戏的背景介绍?和情绪激发阶段,过渡和铺垫而已。后面紧接着是小撒第一次完整剧情植入镜头(上面的所谓“ 闪现”画面)。



    2)至于逃出海岛这段,感觉只是玩家出了“新手村”,应该也是套路的一部分。而那艘小船就像新手村的传送点,哈哈。



    3)后面有一段街头打车的戏,只是过渡,然后突出了一点大锤的不安全感,就不细讲了。接下来这段药房戏,则是第一次出现了两个意志的较量。大锤在试图取出芯片的时候,小撒显然对剧情不满,因为如果此时就取出芯片,TM小分队就没有出现的必要。所以这时TM强行介入,有“闪现”镜头,之后医生锤就满手血,可是手术失败,开始打电话召唤TM小分队了。而根总出现后,有“闪白”镜头,应该象征着大锤自我意识的强烈波动。



    4)地铁惊魂这段,其实根妹和李四的违和感已经有了,这里就不赘述,对第一次相遇“熨斗PLAY”的回忆,一方面说明小撒的确是搜集到了部分信息,另一方面也暗示了大锤超强的忍耐力(抖M属性)。之所以说惊魂,是因为看到这里,我感觉“地铁”是个敏感词汇,大锤在小心翼翼地改造这个场景,掩饰这个意象的真实含义。



    5)虚拟的“安全屋”这段,相当于是小撒和大锤的妥协,TM小组把她带到了一个不是真实藏身处的地方,这个场景和剧情是双方都认可的。宅总的违和就不说了,这里熊总和大锤亲热的时候,他把熊总叫走这个细节,真的是......,后面开船也不讲了,对大锤来说算是宣泄;而对小撒来讲,是加深两人之间的感情,让大锤对根妹更少防备,方便最后一个场景让Root带大锤去TM藏身地。因为整个模拟游戏中,Root的角色属于“诱导者”,是小撒通关的重要NPC道具。而显然,两人温情脉脉的枕边戏不是小撒想要的结果,剧情必须有转折,所以,“闪现”镜头又出现了,大锤手中莫名出现了武器,剧情继续按照小撒的设定走。



    6)咖啡屋这段戏,主要也是剧情推进,没太多可讲的。



    7)抓褶子怪这段,有个细节,真的是神来之笔,让人泪目。就是仔细看的话,这次根妹受伤,原因是因为大锤打掉褶子怪手中的枪,手枪走火误伤了根妹。和之前大锤射伤根妹的位置一致,在心理学上讲,应该是心怀愧疚,不愿意承认这个事实,所以篡改记忆,或者说剧情,让它成为一种误伤,就是说,如今的她,是十分不愿意对Root开枪的。这也为后面她宁可自杀,也不要开枪打死虚拟的“Root”埋下了伏笔。



     8)教堂这场戏,一方面象征意味很浓,毕竟小撒和TM都是新型的“上帝”,在“闪现”镜头中也出现了多次;另一方面,这里小撒和大锤进行了最激烈的意志交锋。一段是大锤从宅总手里拿优盘那段,小撒竭力让大锤接受自己已经背叛了TM小组,是同谋共犯的设定;另一段则是大锤凭借自己的意志(剧烈的“闪白”镜头),强行杀死褶子怪。



    9)“李四之死”这场戏,基本上是小撒下了指示(“闪现”镜头),大锤就去照做了,说明这道防线,大锤并没有坚守。后面的对宅总撒谎,看到巷子尽头的小撒特工,并没有躲,都是默认自己是叛徒这个设定的。多说一句,最后这两张截图,真的很有惊悚片的氛围。



    10)最后虐肝的游乐园这场戏,我之前已经详细写过一篇了, 感兴趣的话,可以戳这里,http://weibo.com/p/1001603975886100642245?from=page_100505_profile&wvr=6&mod=wenzhangmod这次也不赘述了。总之,游乐场的“旋转木马”是大锤现实与虚拟的锚定,她就算已经彻底知晓了模拟的存在,对面的Root只是NPC,然而不对她开枪,不伤害她,依然是自己的底线;就算她知道对面的Root是假的,并不能听懂她的告白,她还是会像和她聊天一样,说“你知道他们对我做了什么吗?”,她不是对撒版的Root在说,而是在跟自己心中的Root说:你是我的安全之地,哪怕你被小撒篡改了,现在不是了,但是我唯一能做的,依然只是杀死自己,结束这场游戏。



    最后,我想说的是,这并不是所谓标准答案,可能还是有很多遗漏和错误,但是我觉得,剧里面说大锤的音量只是调低了,但是编剧们,又何尝不是调低了自己的音量,用一种并不那么讨喜的手法,隐晦地表达肖根的感情线,我们努力去听,听到一点是一点,大概就已经足够了。总好过去抱怨他们敷衍,或者OOC之类的。我爱TA们所有人。以上。

  1. 风束谨布叁布肆as 转载了此文字
    这段关系最美的地方恐怕就是它如此隐晦却足够强烈地令人想挖掘地deeper,想看到more,甚至可以拿

© FR.SHOOT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