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R.SHOOT

一升sim卡:

电梯:第一章第二章; 第三章第四章第五章第六章第七章尾声


最近略闲,翻译了一篇姬萌的肖根文,来自姬萌的作者 Lamachine ,用的是最姬萌的梗——扮情侣出任务,而且还有姬萌的guest——豆腐姐。

原文地址:http://archiveofourown.org/works/2126085/chapters/4640487

下面是萌萌的作者授权截图:


That Daring Game

作者:Lamachine

翻译:eason_sim; 校对:@熊比特之箭

Special thanks to @free_维塔ASN 

 

摘要:

Root和Shaw,在一个同性情侣灵修活动执行卧底任务。

作者笔记:

在本病人和本作者的心中,Asha Tumelo由Jasika Nicole (Fringe里的Astrid)扮演,Irene Barysheva则是Anna Torv (豆腐姐我爱你)。没错,我就是没救了。

 

以下正文:


第一章


“说真的,为什么John不能做诱饵?” Shaw 抱怨道,别扭地扯了扯长裙。她并不是不喜欢正装,只不过她在工作时喜欢穿有弹性的黑色衣服,便于奔跑和格斗,而不是高跟鞋和紧身长裙。更重要的是,她讨厌没有食物的派对。

“你不是诱饵,MissShaw,” Finch第三次提醒她:“你只是单纯地去盯着我们的号码。”

他们的号码,Asha Tumelo,接下来的几天刚好要参加一场大型同性情侣灵修会。Shaw负责监视她而John在城里开展调查。Sameen还没来得及抗议,说她宁愿去闯枪林弹雨也不愿意搞这档子卧底的破事,安全屋的门打开,另一个盛装的女人走了进来。

“你好 Harold,” Root微笑着走下楼梯,小心地提起裙子露出诱人的双腿——Shaw完全没有理睬。

“你好,甜心,”她瞟向Shaw,用调情的语气说。

“靠!不会吧!” Shaw移到一边,瞟了一眼Root后愤怒地盯向Finch :“你说过我和Zoe一起去的!”

John在Sameen爆发前适时走进来,手里拿着文件,他冷静的言行让这个房间剑拔弩张的气氛有一些平息。“Zoe有紧急事件。”他解释道,蓝眼睛里带着歉意:“不过你们一定行的。”

他微笑着递给他们各自一份文件。Shaw想象着此时给他一记左勾拳,好让那讨厌的笑容从他脸上赶紧消失。她咬牙切齿地接过文件,拒绝看里面的内容,反正都是那些东西:假身份,信用卡,情侣灵修的注册文件,老三样。

“不,不行”Sameen再次抗议,固执地无视Root装出来的伤心表情。

“这是唯一的办法。”Finch耐心地解释:“我们的号码要参加一个全是女性情侣的活动,除非我们其中一个扮女装,没有别的办法。”

 

“我宁愿带上变装Fusco也不要她,”Shaw嘴上嘟囔着,手却一把夺过Harold提供的钥匙。“我来开车。”

Root 明白这就代表Shaw同意了,她迅速走上台阶打开门让Sameen通过。“哦,我们在一起会很好玩的。”她笑着把手伸向Shaw。

眨眼之间,特工一把反扭住骇客的手,眼看就要扭断Root的手腕。耳机里传来Harold的轻呼“Miss Shaw!”,但她没有理睬,紧盯着Root发出警告。而我们的骇客起初吃痛混合着惊讶的表情已经变成了罔顾疼痛的笑容,shaw在对方还未来得及说出什么不合时宜的话之前松开了手。

这个号码最好是受害者,Shaw想着,如果那家伙是施害者,她会亲手杀了这个Tumelo。

 

[...]

 

“来”,Root从吧台回来,递给Shaw一杯威士忌。“你喜欢McClelland’s(一种苏格兰威士忌品牌),对吧?”

“让我来猜猜,机器告诉你的。”Shaw回答道,枯燥的古典音乐让Shaw觉得自己被困在一台电梯里,她扫视着整个房间,大厅里来了不少宾客,她们已经开始互相交谈。目前为止的这群人,她分析着:她们中大多数是商人,还有少数是艺术家。她们看起来都不具威胁,但她知道最好还是不要排除任何可能性。她啜了一口威士忌,尽可能让自己在工作时放松一些。

“真是有理有据的猜测。”Root眨了眨眼,抿了一口杯中的白葡萄酒。

耳机里传来Harold的询问:“看到我们的号码了吗,Miss Saw?”

“还没有,Finch。”Shaw回答道,打量着刚走进来的女人。高挑的金发女郎,迈着自信的步伐,这让她在人群中分外显眼。Shaw看了她好一会儿,转头却发现Root正在盯着自己,脸上露出好奇的笑容。

“怎么了?”

“没什么,”骇客的手轻抚着她的胳膊:“小甜梅。”

Shaw翻了个白眼,努力克制把Root的手拍开的冲动:“别那样叫我。”

“当然,都听你的,小蛋糕。”Root停不下来调戏,心不在焉地玩着Sameen的手指。Shaw正想要抗议新的昵称,Root捏了捏的她的手:“你看到那个人的胳膊了吗?”

 她指向一个健壮的女人,显然她花了人生的大部分时间在锻炼。“我想看你打败她。”

Shaw得意地抿了口威士忌:“我轻易就能撂倒她。”

Root靠近时双眼闪着光:“我肯定,不过你究竟怎么做才能撂倒一个比你大两倍的家伙?”

Sameen又啜了口威士忌,然后开始解释自卫的入门姿势。她正在解释基础步伐时发现Root并没有在听,她只是用那种奇怪的眼神盯着她。

“你早就知道这些了,”Shaw突然意识到。

Root灿烂地笑着:“但是我喜欢听你讲,甜心派。”

“你玩得真愉快啊,不是吗?”Shaw讽刺道。

Root摇晃着杯中的葡萄酒,努力地扮无辜:“这虽然比不上我们的安克雷奇之旅(阿拉斯加城市,指S3E20开头肖根偷飞机去的地方),但也相当不错。”

Shaw摇头,冷漠的表情下却藏了一丝微笑。

她们的耳机里再次传来Harold的声音:“也许你能少花点时间骚扰Miss Shaw,多花点时间做你的事情,Miss Groves。”

Root翻了个白眼,Shaw则愉快的裂开了嘴。

“好了,你走这边,我走那边?”特工建议道。Root不但没有听从建议,反而倾身向前。

 “或者我们也可以……”Root松开Shaw的手,手指穿过她的发丝。轻压在颅骨上的手指在催促她靠近,Root舔舔嘴唇,靠的更近了。她温暖的气息喷在Shaw皮肤上,特工不由得屏住呼吸。就在两人的唇要碰上的那一刻,Sameen终于回过神来,一把推开对方。Root的肘部撞到身后的女人,那个陌生女人的酒全部洒在了衣服上。

“哦天哪,真是太对不起了。”Root尴尬地道歉:“我太笨了,她真是哪儿都不该带我去。”

“没关系,”那女人微笑。如果Shaw在听她讲话而不是一直困惑地眨眼的话,她会发现这个女人的俄罗斯口音非常讨人喜欢,“我经常遇到这样的事,我有点,你们怎么说来着?笨手笨脚的。”

“不不,这是个善意的谎言,对吗?”Root满脸笑意,手温柔地搭在女人的上臂,巧妙地将她引向吧台,另一只手拖着Sameen,“你不是那个广告牌上的模特吗?”她向Shaw使了个眼色,示意她别走开,“亲爱的,你记得那个广告牌吧?是什么广告来着?”

“Revelation (瑞士高级腕表品牌)”俄罗斯女人回答道:“没错,那个是我。Irene Barysheva,”她伸出手,Root欣然握住。

“Alison Wells,”Root介绍自己,然后指向Shaw:“我可爱的妻子,Ann。”

“很高兴认识你们,”模特继续寒暄,但是Shaw依然没有认真听,因为Finch正在告诉她Irene Barysheva正是他们号码的妻子,这下她明白了Root刚刚怎么玩弄了她。显然她就算竭力也没控制住自己的臭脸,因为当她回过神来时,Root正朝着那个模特,递给她一块干净的毛巾,并轻声说:“请不要在意她的情绪,她这个周末非常不想来这儿。”

还好那个模特并没有在意,反而满脸笑意,Sameen也只好丢出一个假笑。

“你得给我个补偿的机会,”Root建议:“最起码让我重新给你买杯酒。”

那个俄罗斯女人看起来有点犹豫,但是Root的微笑太过温暖,她最后屈服了:“好吧,”她招呼酒保过来,“但是就一杯。”

Root(Alison)开始说她的同事们如果知道她遇到了Irene会有多嫉妒,当然这就不可避免的将话题引向了她们各自的工作。Root的假身份在电子游戏公司工作,于是她们开始讨论美学原理和它如何超越生命中的一切。Shaw在一旁无聊到脑子都要出水了,她的卧底身份是待业中,这将成为这对情侣关系紧张的主要原因,Finch是这样解释的。但她觉得她们完全不需要这种理由,明眼人都能看出来她们不是什么好搭配。

“Miss Shaw,入口监视器拍到Tumelo小姐的车到了。”Finch提醒她们,几分钟之后Tumelo小姐加入了她们。

尽管Root态度友善,Asha则从介绍自己开始就显得冷漠而紧张,口气有些轻蔑,她问:“你呢,Ann?你是做什么的?”

Root不用看就知道Shaw正在咬紧牙关抑制这个问题挑起来的怒火。感觉到Sameen圈紧她的手腕,Root赶紧插话。

“Ann正在待业调整期,”她假装笑笑转向Shaw,“但我肯定不管她接下来做什么都会很棒。”

Root的恭维听起来如此真诚,Sameen皱了皱眉:“谢谢。”说完她又将脸埋在杯后。迅速倾空酒杯,她发现Root已经转移了话题,即便话题又回到了无聊的时尚,Shaw依然觉得无比欣慰。

Finch在耳机里向Shaw解释,Tumelo的连锁高级精品店因涉及侵犯版权正在接受法院调查。显然他们的设计出了点问题:关于准专业设计师修改专业设计来降低成本的事情。Shaw冷笑着,心里默默的将目标号码称作骗子,Root用手肘捅了捅她。

 “什么?”她低声抱怨。

 

“Irene问你想再来一杯吗,亲爱的。” Root回答。Shaw能看到她笑容背后的不满,因为自己在她们的对话中并不配合。

“她喜欢威士忌。”不管如何,Root还是帮她回答了。

Shaw翻了个白眼,谢完Barysheva的威士忌,继续边观察人群边听Finch介绍号码的信息。当Harold 提到Irene显然与俄罗斯黑帮有联系,这点再一次激发了Shaw的兴趣,而就在此时,Root决定向她们道别。

“天色不早了,”Root说。Shaw不知道她在搞什么,因为事情终于开始变得有趣。Barysheva刚提到她叔叔有个酒吧,而Shaw想听到更多细节,她本能地觉得这事很重要。

“Miss Groves,”Finch打断道,“我们要打探到尽可能多信息,我强烈建议你留下来。”

“我不知道,说真的我不怎么累。”Shaw坚持要留下,丢给她“妻子”一个笑容。

“当然,你每天就睡5小时依然神采奕奕。”Root提高声线责备道。大厅里有几个人已经扭头看向她们,她转向Irene和Asha,“可以失陪一下吗?”

Root用力扯着Shaw,走到目标号码的听力范围之外,但又足以看清她们。Shaw更生气了。

“你在搞什么鬼?”她甩开Root的手,问道。

“Asha的心跳在半小时内明显加速,而且她的手掌在出汗。” Root 陈述着仿佛有什么意义的事实。

Shaw叹气:“完全不想知道你怎么知道的。”

黑客翻了个白眼:“我们让她紧张,我们需要她的信任。”

“所以你要留下来,MissGroves。” Finch在耳机里重申。

Root完全没理睬他,她紧盯着Shaw:“我们需要吵一架。”

 “啥?”注意到已经有泪珠在Root眼里打转,Shaw眉头皱得更紧。

“你根本不在听,对不对?”Root突然提高音量,高超的飙泪技能还给她的声线加上了小颤音,“你从来都不听我说话!”

“拜托!” Sameen抱怨道,跟演戏比起来倒更像在对Root说话:“这就是你的计划?你想这样玩吗?”

Root一巴掌狠狠扇在她脸上时,Shaw甚至不知道该生气还是赞叹。

 “这不是一个游戏,”她哭着说,要不是Sameen知道真相她绝对看不出来这是演戏,“随便你,我去睡觉了。你爱留下你留下,反正我不在你更自在!”

Root转身离开了大厅,Shaw使劲眨眼才让自己回过神来。她能感觉到来自四面八方的目光,叹了口气她回到吧台,假装受到了震惊。

“刚刚很抱歉。”她坐在凳子上,示意酒保再来一杯。

Asha抬手抚上Shaw的上臂时,Shaw在心里偷笑了一下,对方一度只有蔑视的脸上现在满是真切的关怀。“没事的,”她的语调轻柔,“我们都有自己的问题,不然也不会来这。”

“阿门,” Sameen啜了口酒,仿佛迷失在思绪中。“你知道,我一直梦想着能有一间自己的酒吧。”

 

 

[.........]

 

一小时后Shaw回到酒店房间,Root已经把半间房变成了Harold的办公室,到处都是屏幕,上面有监视器影像和Sameen连问都不想问的软件界面。虽然如此,她还是走到骇客的后面看了眼她在做什么。

“你刚才挺忙的啊。”她赞赏道。显然,Shaw和那对情侣聊天时,Root溜进她们的房间装了窃听器,把监视器放在通风系统。

“做我该做的部分而已。”Root微笑,在笔记本上敲击着不知名的代码。

Shaw没兴趣想知道Root接下来要做什么,她打开迷你冰箱希望能找到酒来个睡前最后一杯,却发现只有果汁和水,她叹息道:“Finch,为什么这里没有酒?”

耳机里没有回应,Root转过椅子替Finch回答:“Harold去睡了。”

 

Sameen 拧开一瓶水,把耳机取下,手机丢到一旁。她坐在Root的椅子后面的床沿上,浏览着眼前的屏幕。

“而且,酒精是致郁剂,只有在今晚的吧台提供。”骇客解释完,注意力又回到电脑。

“这太扯了。”Shaw抱怨,仰头灌水。监视器里的情侣开始上床睡觉,Irene和Asha关掉台灯后,Root键入一行代码,摄像头立刻切换成热影成像模式,这让Shaw觉得自己像个入侵者。她看了眼房里仅有的一张大床,压抑自己想叹气的冲动:“我睡浴缸。”

 “别闹。”Root翻了个白眼,“我不会在你睡觉时对你动手动脚,如果你在担心这个的话。”

骇客关掉笔记本,从搁在桌上的包里掏出睡衣和牙刷。

“我没担心。” Shaw固执地辩解。

Root 露出有挑衅意味的笑容,用牙刷指着Sameen:“那你为什么不跟我一起睡?”

“我不和别人分享床铺,”Shaw面无表情,“信任问题。”

“刚才你还说不担心,”Root奚落着走向浴室。

Shaw转身,发现Root并没有关门,她能从浴室的镜子里看见她在换睡衣,Root从镜子里捕捉到Shaw的目光,笑着说:“我不干那些情侣的事,好吗?”

“我们睡在同一张床上很正常,作为同事,”Root回到房间,穿着几乎全透的白色吊带和深绿色睡裤,“或者作为朋友。”她把衣服丢在Shaw旁边的地板上,倾身靠近,与Shaw四目相对,接着说:“除非你对我有感觉,Sameen?”

她的声音低沉而沙哑,Shaw艰难地吞咽。

“我睡浴缸。”

 

 


  1. 沧海轻舟一升sim卡 转载了此文字
  2. Faith一升sim卡 转载了此文字

© FR.SHOOT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