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R.SHOOT

chain:

是否原创:译文  授权:见(1)

作者:nerdgirlwalking 原文地址 翻译:chain 分级:M

电梯:(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译者的话:骑黑马的根总和用斧子的大锤,以那条大锤念念不忘要斩首的叫Samaritan的恶龙,甚至这俩的pillow talk尽在此文。这个神奇的AU文已经从过去到未来到微妙契合原剧了。顺便我这两周已经被炸得哔——尽人亡,希望下周510播完后不要让我哭着去看AA。


第十章 风暴之眼(下)

“好吧,”她没再浪费时间便开始了。“在很久之前,古老的众神还在大地上行走。世界还是一片冰冷空虚。土地辽阔,于是神开始制造一些新的事物来填满它。有些神祇认为这些生命应该战斗并且死于荣耀。另一些则觉得他们有责任来守护这些生命,像对孩子一样引导他们。众神为此争斗不休战火连绵好久才渐渐平静下来。”

“在这一段混乱的时期后,他们的创造被遗弃,毫无计划地在大陆上游荡。后来,当人类开始在北部定居,Old Thornhill的国王和也在此居住的一只年老的龙定下了互不侵犯的协约。他和他的子孙会信仰她,而她则用自己古老的智慧来指引他的家族和子民走向繁盛。”

“是啊结果相当不错。”Shaw嘲讽道。

“其实这个系统在很多年里都运行得相当好。庄稼丰收,人民得以安居乐业。但是后来,Decima的国王据说是一个非常傲慢的人,他宣布不再接受龙的指引,结果他的土地多年颗粒无收。出于嫉妒,他召唤了Samaritan。”

“听起来相当耳熟。”混蛋Decima总是在找麻烦,这看起来是家族传统了。

“Samaritan,北方的恶魔,一路用烈焰从大山焚烧到Thornhill。年老的那只龙知道她的子民在死去,于是她在Old Thornhill城堡迎击Samaritan,牺牲了自己,用她的血把那猛兽封印在了那里,希望有一天他能被彻底杀死。”

“所以就是这样了,你的书就是讲了这个故事?”对于这么简单的一个童话故事来说,那书也太厚了。

“还有些其他的内容,”Root把书摊开让Shaw可以看到里面的书页,“是城堡里的一个幸存者用龙血写的。”

Shaw的眼睛迷惑地眯了起来。那书页上锈色的符号不是她知道的任何一种语言。它看起来像是修长的线条和圆圈。“这是妖精的语言。”她摇摇头,“不,妖精的语言好歹还有字母。”

Root用手指描画着那些符号。“龙的语言,如果你懂的话它们还是很直白易读的。”

“而你懂?”Root只是挑起一边眉毛。“你当然懂。听神谕,说龙语。”

“让你印象深刻么?”

Shaw翻了个白眼。“想让我印象深刻就告诉我点有用的东西。”

“谨遵我的女士的吩咐。”Root回答。她翻到看起来像是图表的一页。“这是城堡里封印的分布。”她手指点了点其中的两个。“她告诉我这两个结印被Lambert弄坏了。多亏他,我们到的时候Samaritan会是醒着的,而且处于狂怒的状态中。”

“但是龙依然被困在城堡里?”

“就我们目前所知,是的。”Root点头。

好吧,这可不太让人放心。“它真的能自己挣脱出去?”

Root双手十指交握。“那些结印可以发生出一个能量网。就像一张大网一样把Samaritan困在原地。被损坏的两个结印导致这个网有所磨损。”她抬起前两根手指。“如果你把松掉的那根绳子拉得足够长,整个网就被解开了。”她慢慢分开双手来示意她刚刚的话。

“给予足够的时间和能量,Samaritan挣脱出来,世界就他妈玩完了。”

“文雅点说,是的。”她翻到另一页。这一页明显是老城堡的平面图。她指着看起来像是岩石地基开始的地方。“这有个古旧的下水管道系统。我们会从那里出发,一路进到堡垒内部。”

“这样龙就无法看到我们。”

“正是。”

“为什么Lambert不走这条路?”

“因为他是个白痴。”Root耸耸肩。她轻轻合上书,放在身边的地上。“而且我也不认为Decima那有谁知道这个完整的结构图。”她冲Shaw的那堆装备点点头,“我打赌Morgan勋爵给你带卷轴里也没有任何地基那一层的信息。通常大家都认为它们已经自己坍塌了。”

“而你那特殊的朋友告诉你它们没有?”

“至少没有全塌。”

Shaw向后靠去。“所以我们进去,修复好Greer的走狗弄坏的结印,告诉龙一边凉快去,然后再折腾回都城领赏。”

“我不觉得会这么容易,但大概就是这个意思,亲爱的。”Root咯咯笑出来。她脸颊的抖动又把Shaw的眼睛吸引到她的那道伤口。

“你受伤了么?”

“你说什么?”

Shaw点了点自己的脸。“我看你把脸上的伤口缝合得不错。你还有其他哪里伤了么?”

“没有,没太严重的。胳膊上有个轻微的划伤。还有些肿块和淤青。”Root摇摇头。她两根手指抚过那排针脚,“这个是最糟的。我恐怕这会留疤。看来我大概永远都只能当个老处女了。”她调笑着撅嘴。

“哦可不是么,不会有人想看到你那张稍微不那么完美的脸在身边晃来晃去的。”Shaw反诘道。她能默默承认她觉得Root很火辣。Root身上的伤疤?简直更热辣了。谁要是有不同的意见显然不是瞎了就是死了。

“你觉得我的脸很完美?”Root简直是在雀跃了。

当然她的重点会落在那一个词上。Shaw根本就不该开口说话。“我没那么说。”

“你基本上就是那个意思。”她开心地笑了起来,但很快笑容变成了个巨大的哈欠。

“你上次睡觉超过一两个小时是什么时候?”现在她开始留心了,Shaw能看到Root脸上的疲惫和双目下方的黑眼圈。

“出发去隘口的前一晚。”

“躺下。”

“我没事。”

“你看我显然已经睡了好几天了,Bear也在这。我俩可以一起守足够你睡一觉的时间。”Shaw有些恼火,“如果你明天困得摔下悬崖,对我可没半点帮助。”

“我绝对能帮,”Root在对上Shaw的怒视后打住了。“好吧,我想我可以打个盹。”

“嗯哼。”

Root又打了个哈欠。“别那么洋洋自得。”

“你,睡觉,现在。”

“我简直无法描述你用这语气对我说话时我有多么兴奋,Sameen。”Root轻声说道,不过她确实躺了下来。很长一段时间里,只有篝火的噼啪声和外面凌冽的风声。“你为什么离开了军团?”

“你是说你不知道?”Shaw嘟囔着掩饰了自己的惊讶。她本以为另一个女人已经睡着了。

“涉及到细节的时候,她的态度有点,谨慎保留。”

一个尊重人隐私的神。这可有些不一样了。“我们已经有了睡前故事时间了,去睡。”

“我定不下心来。你的声音,我觉得能有帮助。”Root深吸一口气;自从过了桥以后一切都太安静了。“求你了。就跟我说一小会儿话,Shaw。”

Root一度以为Shaw不会开口,但是她有些不悦地大声叹了口气。“领导集团进行了交接。有一个理事会专门负责选择目标和组织行动队伍。Control年纪大了,他像所有老人一样死掉了。他们从理事会里指派了一个新的Control。”Shaw仍然不知道这些人都是谁,但是等这边尘埃落定,她会查出来的。

“一开始,我们的业务没什么大的变化。反正杀人的时候我也从来不怎么在意这些。他在遇上我的刀刃之前的生活对我来说无关痛痒。工作就是工作。我做那一切也都是为了生存下来。但是我的父亲有自己信仰和操守,即便他死的时候被军团收容的我还只是个孩子,我想有那么一部分信念还是留在了我的身上。所以我尽量下手利落。不用毒药,减少附带伤害。我从没有失手过,所以没人在意我是怎么操作的。”

“但后来我还是注意到了我们目标的改变。以前我们不会动手的族群现在也成为了猎物,那些穷人、老人和孩子。我是个杀手,但即便是我也知道像我们这样的人在选择任务的时候要有一些限度。我有存一些金子,所以我买断了自己的合同。Cole像个傻瓜一样也跟着我这么做了。”

“他爱你。”Root指出。

“我们不是,”她话音渐低。她确认Cole一度想要更多,但Shaw只在意任务,所以她忽略了。最后,那个阶段似乎就过去了,他们也就稳在了一开始就有的那种兄妹模式。

Root转过头来看着Shaw,“但是你们是家人。”

“是的,”Shaw轻声说。“我们是家人。”

“我很抱歉,Shaw。”

“我打赌你这么觉得。”Shaw吐了口气,在这种情绪下有些不自在。“现在就你一个人和我绑一起了。没有Cole来阻止我刺死你了。”

“不管何时你想对我下手,”她翻了个身侧躺着,“只要张嘴就行。”

“你真的从来不会放弃,不是么?”

“如果我想要什么的话就不会。”她回道。Shaw翻了个白眼。这个女人真是让人难以忍受。

“我想不出你为什么要付出这么多努力。”Shaw虽然知道自己足够有吸引力,但是这还是太过了点。

“你和别人不同。”她的答案简洁明了。

“那可从来不是我的优点。”太唐突。太强硬。太愤怒。太暴力。太冷漠。所有的一切都在说明她不正常。 Shaw偶尔有心去听的时候,在军团营地和后来都城的街道上耳闻的都是这种评价。她不需要其他人,而天杀的她也很确定她不需要他们对自己的意见。但不知为何,她并不想从Root那听到旁人不可避免会说的话。仅仅只是想到那种可能,她的肠子就不禁绞痛。但这可真是够蠢的,她才完全不会在意Root怎么想她的呢。是的,她一点也不在意。

“你也许与众不同,但那不是件坏事,Sameen。”Root轻声细语道,“事实上,我想你是我遇到过的最让人着迷的人。”

“你是要调情还是睡觉?”Shaw半真半假地火大回击。

“晚安,Sameen。”

过了一会儿Shaw回应道:“晚安,Root。”

  1. 沧海轻舟chain 转载了此文字

© FR.SHOOT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