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R.SHOOT

冷萌薛定谔的折耳猫R:

配对:肖根无差

原作者:atlantisairlock ; 原文地址

授权:



Summary: Root死了,但那是假的。机器是个混蛋。


DAY 1.

在很长很长的一段时间里,这是你第一次在安全感中醒来—在你自己的床上,而Root躺在你的身边,床侧的录音机放着轻柔的爵士。有一瞬间,所有的一切都是如此让人安心。她翻身后苏醒,笑着看向你时,你感到满足,甚至是愉悦。

她轻声道“早安,sweetie”,于是万事仿若皆好。

而你错的是多么离谱。

                                                      ---

John挂掉电话,对着你的方向摇了摇头时,你的世界末日来临。

记忆存档中的所有都失去了色彩与亮度—终于再次见到她,握住她的手,还有她那些关于形状的愚蠢闲扯。

而你现在只能想到:

Root死了。

你再也没有机会见到她。

Root—

Root死了

Root死了。

而你却是这样开口:

“我们要找到Finch。”

                                                      ---

之后的事情都变得模糊不清。零点前五分钟,你坚持着完成脑袋睡上公寓枕头的打卡,你闭上双眸,祈祷睡意快快袭来。而明日与今夕不会有任何不同,在这个没有Root,空虚而残缺的乱糟糟世界。但睡去时,你至少不用承受伤痛。


***

DAY 2.

在很长很长的一段时间里,这是你第一次在安全感中醒来—在你自己的床上,而Root躺在你的身边,床侧的录音机放着轻柔的爵士。有一瞬间,所有的一切都是如此让人安心。她翻身后苏醒—

你记起来。

“早安,sweetie”。

等一下

你从床上蹦起来,本能地伸手抓住自己的枪,在困惑不已与百分百冲击中你的智商归零了。

不,不可能

Root已经死了

Root昨天一个人,孤孤零零地,因为枪伤死在了医院。Root死得透透的。Root死了

但是—

躺在你身侧的她脸上的笑容消失了,眉头因关切皱起。她向你靠近,而你慌乱地向后退去,好像又进入到了惊弓之鸟状态。

What the hell?What the hell?是Root。这是Root,确信无疑—无论在哪里你都能认出她。录音机在放着和昨天一样的爵士调调,而这是Root。完好无损,活蹦乱跳,身上没有一处枪伤。

“Sameen?”她踌躇而困惑地问道,双手包裹住枪管,温柔地将它从你掌心取出。“Sameen,怎么了?”

“你已经死了...”

她的双眼闪烁过类似于担忧与慌乱的情绪,她迅速地从头到脚扫了自己一遍。“不,我没有。我就在这里。Sameen,我在这里呀。”好像恍然大悟一般,她急切,快速地补充道。“你是不是做了个关于那些模拟的噩梦?Sameen,我保证,这是真实的。这是现实世界。我是真实的,你是真实的,我们很安全。你从Samaritan逃出来了。你现在回家了。”

但怀疑缓缓爬过你的内心,绝望重又浮现。公园中心Root那个小疯子举起枪对着自己的时候你就百分之百确定,这一次你是真正地逃脱了。模拟不在,Greer消失。那又该如何解释现在的这个情况?

你是那么的肯定...

那么模拟似乎自行升级了。你不知道Greer在试图做什么,他为什么总觉得杀死虚拟Root就可以使他更接近the Machine呢,但你不会让这一切发生。不会再一次发生。

“你们还没受够这垃圾一样的模拟么?”对着可能正在电脑屏前看着你的Samaritan特工,你大声地问道,然后从虚拟Root手中抢回枪,抵上自己的太阳穴。

你知道扣动扳机也不过只是把你带入下一次模拟,但你无法再承受一次。不能再看到虚拟John摇着头向你宣告虚拟Root的死亡,哪怕你知道那不过是假的。

“Shaw!”虚拟Root在尖叫,但Samaritan已经来不及阻止了。

你扣下了扳机。


***

DAY 3.

在很长很长的一段时间里,这是你第一次在安全感中醒来—在你自己的床上,而Root躺在你的身边,床侧的录音机放着轻柔的爵士—

Oh,Jesus Christ,又来?

这一次,你没有一丝犹豫。枪在你身侧的桌子上。咔哒,Boom。

死亡的黑暗总是那么安慰。


***

DAY 4

安全感,床,Root,blah blah blah。手机响起来的时候,你正有点想和Greer说能不能加点创意。一条新短信。你立刻拉响自我意识的警报—在以前的模拟中这从未发生。他们这次又想玩什么游戏?

手机坚持地又嗡嗡嗡了一次,你拿起了它。

意料之中这是条来自未知号码的短信。

>>别开枪。

>>打开电视。

Huh,有趣。Well,有何不可呢?你已经知道这是个模拟了;把自己脑袋再次打开花之前,干嘛不找点乐子呢?没有吵醒Root,你离开床,放轻脚步走进客厅,拿过遥控器打开了电视。福克斯的电影。Bill Murray绞尽脑汁地想得到Andie MacDowell的芳心。这是《土拨鼠之日》。好吧,认真的么—Greer想玩的是这个游戏?

又一条新短信。

>>救她。

>>模拟界面。

什么?

你回头望向还在睡梦中的Root。心跳如鼓—为什么Samaritan会称呼Root为‘模拟界面’?

除非...

除非?

《土拨鼠之日》。你转头看向电视,Bill Murray在电影里无数次于2月2日这一天醒来。拿着手机的手渐渐握紧。

不可能

嘀。

>>救她。

“这他妈不可能,”你对着电话吼道。难道说机器霸主创造出了一个时间循环所以你可以挽救Root的性命和其他的一些什么?是怎么办到的?你早就知道她有着和撒旦一样毛骨悚然的能力。然后现在是要如何?你被困在了一个无止尽的循环中,不停地找到Root,然后失去她,直到你发现拯救她的办法?

你深陷这个荒诞的漩涡,它洗刷过你的全身,五分钟后它才真正地击中你。

-Root死了。

-她真的死了;这不是一次模拟,你逃脱了,操控全局的不是Samaritan。她死了。

-但她还没有死得透透的。没有百分之百。至少在今日这个宏大的布局中还有机会。

-也就是说。

-也就是说你可以救她。

-Root可以不死

没有再发任何一条短信了,也不需要再发。

你知道你该做什么。

---

或者说至少你觉得你知道应该做什么,但作为所谓的好人来说这一点都不容易,不是么?

你的计划很简单粗暴:不要卷入那场试图拯救Finch的枪战中。Root惊异地看着你就好像你长了两个脑袋一般,她的声音里带着那么浓的不可置信。“你不想救Harry,想让他一人面对不可避免的死亡么?”

你沉默无言。“不。”你加强了语气—我只想救你—她却已经固执地摇了摇头,“来吧,Shaw—我们该走了。”

你这样做了。

你依然放手让她先走,因为你是个白痴,而你还在希望着,或许,这次会有什么不同。

没有不同。


***

DAY 5.

安全感,床,Root,“早安,sweetie”。今日的新计划是:留Root下来支援火力,你自己带着Finch离开。

“一会儿见,”看着你撤退她笑着和你这样说。

你才把车开出去五尺就看见一枚狙击子弹射穿了她的胸,她倒下了。

这一次比往常都结束的要快,你可以做很多事,但此刻你却没法用该死的双脚掌控手中的车,所以你和Finch都死在那辆破车里。

Well。反正总有明天。


***

DAY 6.

安全感,床,Root,“早安,sweetie”。今日计划:没有人留下来火力支援,你们三人全部从那个鬼地方离开,驾车逃跑。

Blackwell依然跟着你们,Root仍旧逞了英雄,唯一改变的是这次你眼睁睁地看着她死在你面前,在她不停地告诉你跑,离开这里,停止呼吸时紧紧地抱着她。

Finch这次没有被逮捕,你带着他回到了地铁站,而机器霸主还是盗用了Root的声音。

“你个混球,”你对着一个闪烁的安保摄像头直白地骂道。如此真情实感。


***

DAY 7.

操他妈的安全感,操他妈的床,操他妈的Root,你厌恶极了那天天围绕耳边的爵士音乐,恨不得一把抓过录音机,把它扔向房间的另一侧。

今日计划:所有人留下,并肩抵抗Samaritan的特工,没有谁单独逃离。

这是个蠢透了的计划;在一群又一群前仆后继的该死特工开枪把你们击倒的五秒后你就意识到了。

撞上沥青马路前你突然好奇John会不会也在经历这些复活,一次又一次。

毕竟现在他可是所有人中唯一活下来的了。


***

DAY 10.

你的所有计划都失败了,当你再次醒来的时候,你放空片刻,只做思考。

好吧,可能你错的是如此离谱。所有你的计划都围绕着那场将Root带离你身边的枪战本身。显然,如何改变都不起作用。

但或许你可以从根源上完完整整地阻止这件事...

这一次,你摇醒Root。“起床吧。我们现在一起去安全屋。”

Root不明白你为什么这么做,但她相信你。Finch却不。Root还在试图说服他赶紧和Elias一起离开这个鬼地方时候Samaritan来袭了。

日他娘的,又死一次前你这样想到。


***

DAY 14.

这比模拟还要糟糕,因为每一天都是真实的,一次又一次再一次的重播着,但每一次,它都在真诚地演绎着。每天醒来时,你开始有不同部位的酸胀疼痛,这取决于你前一天哪块又被打伤了。真让人精疲力尽。

试图改变枪战的结果没用。赶到安全屋也毫无作用。是时候该试试Elias躲藏的高楼那一块了—你孤注一掷于Finch或许会在经历了一次失去的痛击后更愿意相信你。

你几乎就要成功了。直到你挤进那辆用于逃走的车。这次司机还活着。

真糟糕他不是你这边的人。

God,你真的开始厌倦死亡了。


***

DAY 18.

你试图在那辆车带走Finch时介入。

毫无作用。


***

DAY 20.

你试图在Finch被带去见Greer时介入。

毫无作用。


***

DAY 24.

“你他妈就不能告诉我你究竟想让我怎么做?告诉我怎样才能救她。既然你都能创作出这个鬼时间循环,就告诉我该怎么救她!”

毋庸置疑地一言不发。

你已经两周没有自杀了,但这次你开枪了。

你真的厌倦了这该死的一切。


***

DAY 25.

“早安,sweetie。”

你翻了个身,重又回归梦乡,懒得苏醒。

或许你置身事外,车到山前也就有路了。


***

DAY 26.

绝路。


***

DAY 31

整一个月的循环次数被你不停地尝试压缩进了24小时内,而你感觉你已经老了十岁。

但你才握住她的手不过十次。


***

DAY ?

你失去计数能力的那天,你开始无所不试。你如暴风般冲进安全屋,眨眼间开枪打死了Finch和Elias。你杀死了跑路车的司机然后自己坐进去。你让John当你的后援。你让John当你的后援,然后开枪杀了他,就像在那四千多次模拟中一样。还有一天你只是对着视线中的每一个人举起了枪,然后送他们上了天堂。

唯有一件事你依然在坚持—你从未杀死Root。

7000次模拟你都没有这样做。这次也不会。

---

你开始画正字。你对着那么多人开了那么多枪,John21次,Finch43次,Lionel8次,Greer95次,Blackwell76次,Elias15次,而数到你自己时,你却记不清。

去他妈的,你从没有要求过—你从没有要求过成为机器霸主的该死的殉道者,试图拯救Root,一遍,一遍,一遍,一遍,一遍又一遍—

不是‘试着去救她’击倒了你。

而是你永远在失败的事实。

---

你尝试着让她留在你身边。

她低喃着“这或许是第一次我感到有所归属”,然后你吻了她,抓住她的衣服,将她拉向自己,亲吻她好似在你的世界尽头。这是世界末日,这是你第一千次的世界末日。

再看到她流着血直到死亡的时候,你会无乐不为,无恶不作。

---

你从未想要阻拦她试图拯救其他人生命的举动。

你可不记得初初相遇时的Root是如此的抱有自我牺牲精神,而这让你不可抑制的恼羞成怒。

你希望她自私自利,就这一次。

你渴求她活着。


***

DAY 67.[1]

用一条短信唤醒了你。

>>今天是第67天。

Yeah,真他妈谢谢你。


***

DAY 70.

“早安,sweetie。”

你突然开口。“Root,你个混蛋,我你。”

她看起来如此的温柔,惊喜与快乐,眼眸中带着该死的泪水说着“我也爱你呀,Sameen”,但她依然为了救Finch死了,为他挡下了那颗该死的子弹。

这一次你站在太平间她的尸体旁,你想要揍她一顿。

“你还不够爱我,”你嘟囔着,手覆上她睁大的双眼,温柔地合上她的眼睑。

这是你第一次也是最后一次来这里看她。


***

DAY 72.

花了你72天,你终于决定告诉别人你被困在一个永无止境的死循环里,反反复复经历着糟透了的一天。你把Root留在家里,步履沉重地伤害着脚下的人行道,直到你抵达安全屋。你告诉了Elias一切,你猜想Finch一定会相信他,因为他没有撒谎的理由。

当然,他不相信你。

真他妈有道理。


***

DAY 73.

直击问题源头—你坦白地告诉了Finch。他眨着那双犹如猫头鹰般警觉的双眼长达十分钟,最后斗胆提出一个问题。“所以这已经发生了-73次?”

“是的,Harold,除非你想让Root再为你挡一次子弹,否则我们赶紧离开这个鬼地方。”

这一次他相信了这件事。这一次在她可以为他而死前,他推开了她,这一次他先死了。

而她大叫着“Harold,!”,然后撞毁了车。

或许你该开始记下她是怎么死的了。


***

DAY 78.

“John,我需要你的帮助。”

“怎么帮?”


***

DAY 80.

“Fusco,我知道这听起来挺不可思议的,但仔细听我说...”


***

DAY 83.

“难道是Bear?关键点难道是Bear吗?我他妈是不是应该告诉Bear?对不对?”

不对。


***

DAY 90.

无一有用。

而你能想的不过是至少你没有再被Samaritan关上九个月,靠着这个念头度过这狗屁循环。


***

DAY 92.

“早安,sweetie。”

“你为什么总是在证明我错了呢?我保护别人,好么?我说过,我也是认真地。别再逞英雄了。别再了。”

“Sameen,我—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

“过几个小时你就知道了。”


***

DAY 96.

“Root,如果这是你在这个世界上的最后一天...你会想做什么?”

“做你,应该是,”她一边眨了下眼睛一边回答道,而你忍不住笑了起来。直到最后她还是那个彻头彻尾的Root。


***

DAY R.

你又开始了另一场计数。你将真相讲述过很多次于很多人,Elias2次,Finch9次,John6次,Lionel3次,还有个随手抓的陌生人1次,却不知道为什么你花了这么久才意识到你通告了所有人。

却从来没有想过告诉Root。

---

“早安,sweetie。”

但这次你全盘托出。

她在第一时间相信了你。

这有什么值得怀疑的么?

(在第70天的时候,你告诉她你爱她,想要阻止她离开的脚步。)

(当时你是那么认真。)

(如今也是。)

---

“我不会再让你死在我面前。”

她没有哭,但半差不差。

“你看着我死了100次?”

“不止。”

7000次模拟永远难以企及这个。

---

这一次,你们没有牵手,也没有谈论形状。Root凝视着你,眼神坚定,她扬起了下巴。“不会再有下一天的,Sameen。我保证。”

你信她。

---

Jeffrey Blackwell开枪了。

Root在这之前开的枪。

---

John第23次挂断了电话。

这是他第一次点了点头。

你的手机在口袋里嗡嗡作响。

>>晚安。

甚至不是句‘谢谢’。

但你已经心满意足。


***

明天。

你在自己的床上醒来。录音机放着“泡泡糖”流行乐,Root不在你身边,因为她正躺在医院的床上恢复伤口。

她活了下来。

你也是。

一百天好似从未发生,世界按着以往的步调前行着。

你穿上了一件夹克,离开了家。

---

你麻利地威胁了今日当值的护士,好让她在允许探视的时间之前放你进入Root的病房。她安安静静地躺在那里,一动不动,你在床侧的椅子上坐下时轻而易举地看破她已经苏醒。

“Hey,sweetie,”她嘟囔着,慰藉感充斥着你的血管。“Hi。”

一阵舒服安逸的静默无言,直到一道温顺的声线打破沉默,“我做了个噩梦...”

越发安静了。“我死了一百多次。”

你温柔地将她脸颊上的发丝撩到耳后。“没关系,”你说道。“只是个梦。”

她伸出手握住你的。

这一次你没有再松开。


Fin.


[1]机器在第67天发短信提醒Shaw天数的时候撒谎了。Shaw在时间循环里呆了100次以上,但TM给了她一个更可接受的,可相信的数字好让她回到正轨上。“第67天”实际上可能远远超过100天。


  1. umicorn沧海轻舟 转载了此文字
  2. 沧海轻舟冷萌薛定谔的折耳喵 转载了此文字

© FR.SHOOT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