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R.SHOOT

angela_n:

作者的废话:

** 高能:女主是HIV 携带者。如果你不喜欢看请绕道,别浪费自己时间。如果你想看,那么请先脱下有色眼镜。每一个人都有自己的故事。因果都是紧紧相连的。而我们看到的只是表面而已。请明白,多一份关爱,世界更好。

** 这篇文没有人是英雄,没有人要拯救世界。

** 最后,错字和排版上的失误请见谅。


11

大部分的时候Shaw 不会特别去纠结一些她想不明白的事。尤其是那一些她想不懂的事,她想不懂的人,她想不懂的感觉。没错、没错,你眼睛没问题,她就是有了一点感觉。

她不记得那是什么时候开始的,她只记得是怎么样的感受。她没有可以询问的人,所以后来她决定Google 那些感觉是什么意思。

比如说‘看见一个人对另一个人笑得温柔,心头觉得很紧’,得到的结论是 ‘吃醋’。

比如说‘看到一个人,就觉得很开心’,得到的结论是 ‘喜欢那个人’ 。

Shaw 完全没有半分尝试去否认的意思。她不否定搜索结果,结论也是她经过深思才下的。但她有点怀疑,究竟这个数据是由多少个人的经验来支撑 —— 科学家的通病。

想到累了,她迷迷糊糊就睡着了。完全失去意识前,电话响了几声,她才完成个持续了近7个小时的漫长手术,基本上她想完全不理会把手机塞到枕头底下继续睡的。但会直接给她打电话的只有一个人。

所以她挣扎了一阵,想起了这 ‘为何总会觉得她很烦,却忍不住期待她打电话给她?’ 还没有得到搜索结论,于是她拿起手机,看了看来电者的名字 ‘C. Turing’ 一直在闪烁,三秒后,她接了。

“你睡着了?”

Shaw 想说是的,她已经快睡着了。但想起上次她这样回答后,得到的回复的是Turing让她赶紧去睡觉,然后她一整晚都失眠,心里空荡荡的,不知所措。她不想重复上一次的失误,于是现在她就算真的很累、很困,却说:“还没有。”

“是吗?但你的声音听起来好疲倦。” Turing的声音总是温柔,这一句话却包含着宠溺。可惜Shaw 分辨不出感情,虽然她很清楚明白心里因为这一句话觉得很舒服。

“我是有点累了。” 她想了想觉得还是干脆承认吧,反正她不会撒谎。“但我还能再陪你聊一会儿。” 

然后Turing 没有说话。但Shaw 知道她应该是笑了。那一个声音细小,却藏不住的笑声,让Shaw 觉得心里很甜蜜。

 她们聊得就一段家常,期间她告诉了Turing在寄宿家庭长大的事,但下意识地隐瞒了被性侵上庭的事。不是她怕别人看不起她,她是不想让她大晚上的觉得心里不舒服。她不想Turing 不开心,她不想Turing 因为发生在自己的经历而不开心。她想要她开开心心地过日子 ——哦对了等下提醒她记得Google ‘如果一方面担心另一方面心里不好过是什么意思’。

Turing 告诉她小的时候是在Texas一个叫做Bishop 的小地方长大的,儿时最要好的朋友叫做Hanna. 到了初中Turing的父亲因为经商发迹,便带着一家离开德州,到了洛杉矶。后来她从UCLA毕业后,又到了纽约。认识 Dr. Finch 和 Dr. Reese 也是到了医院上班后才发生的。

“为什么Dr. Finch 对你那么好?” Shaw 忍不住问了个困惑她已久的问题。

Turing 沉默了一阵,然后用她独有的小颤音说:“因为他是我的未婚夫。”


(未完)

久等了。

谢谢阅读

© FR.SHOOT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