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R.SHOOT

S君:

失去Root之后的第一更,抱歉拖了这么久


乔纳森那个混蛋不给她的幸福,同人来给。


校正: @银亚 


电梯间:(一)


————————————————————————


(二)


“我不认为人类形态的我也那么骇人。”看着她的祭品边啜泣边哆嗦的样子,龙皱着眉,稍微往后退了半步。


祭品没有像她想象中那样转身就跑,而只是半跪在地上蜷缩成一小团,把脸埋在掌心里,像个孩子一样哭哭啼啼。


龙直直地站在她旁边,嘴角向下撇,她能嗅到祭品身上散发的恐惧的气息。那哭声让她心烦意乱又不知所措。龙不知道她为什么被吓成这样,自己明明没有要伤害她的意思(显然她并不觉得毁掉人家婚礼、用爪子攥着人家在高空飞了一两个小时、又把人家扔在荒凉的龙岛上是什么可怕的事)。她现在只觉得这个祭品蠢透了。


“你很吵。”龙冷淡地说。她不太会和人类打交道,毕竟这是她的第一个祭品。


而事实上,出于某些原因,她从来就不想要祭品,也从没想到有人会用龙之歌召唤她。龙之歌是个诅咒,只要听到这首由古老语言写成的歌,龙族就会直接飞向声音的来源,无论多远。她上一次听到龙之歌已经是一个世纪前了,那也是她最后一次见到父亲。


“安静点。”她命令,祭品很听话地压低了声音哽咽着。她眯起眼睛打量着她的祭品,她个子虽高,但瘦得简直弱不禁风,皮肤比她见过的大多数人类要白一些;齐腰的深棕色头发被海水和汗弄的有点湿漉漉的;消瘦的身体不停地跟着抽泣的节奏颤抖,看上去像个毫无反抗之力的绝佳猎物。她确实也是。


父亲和先人们会直接烧死他们的祭品吗?龙歪着脑袋思考这个问题,鬓发随着海风的方向微微飘动。既然烧死祭品得到原石是他们唯一的繁衍方式,她应该毫不犹豫地用火焰吞噬这个跪在地上哭的年轻人类。从龙出生的那一刻起,她存在的意义便仅仅是延续这个日渐没落的种族,这看似唯一的生存目的伴随了她很多年,她质疑过太多次。也许这一次她该活的自私一点。


她在原地站了很久,直到最后她的祭品已经自己平静了下来,疑惑地抬起头,用带着眼泪的褐色眼睛看了看她。她真像只绝望又愚蠢的待宰羔羊,龙这样想到,不过她从未见过这么无辜又无害的眼神。


“你叫什么名字?”


“Samantha,Samantha Finch……”她眼中的惶恐似乎比刚刚少了一点。


龙若有所思地点了点头,然后转过身,慢悠悠地朝反方向走去。“你是这里的第一只’finch’,”她抖了下灰色的袍子,没有意识到自己嘴角的微微上扬,“那我该叫你Samantha,还是Finch?”


“Eh……你可以叫我Samantha……”她听到她从沙滩上爬起来的声音。


龙继续往前走着,身后是Samantha发软的腿踩在沙子上的脚步声。她敏锐的感官可以察觉到Samantha有好几次想说些什么,但都因为恐惧和不安把话又咽了回去。而龙目前也没有打算和她进行更多的交流,于是她一直绕着黑色的石墙走着,Samantha就在后面跟着,这让她想起了一种人类经常饲养的小动物,它叫什么来着?


狗?没错,那种动物是小狗,它们总是快活地跟在人类身后。她不用回头都能想象到Samantha一路踉跄的样子,简直活像一只做错了事后夹着尾巴的小狗。


龙带她来到了岛屿中心地带的唯一入口,那是个天然形成的山洞,石壁遮挡住白天火辣的日光,为这个荒芜的岛提供了很大一片不可多得的阴凉。这个洞穴很深,中间有一段路黑得伸手不见五指,但再走一小段路之后,她们穿过了厚厚的石墙来到一片开阔的谷地。


她听到Samantha发出一声她意料之中的惊呼。


这是龙族住了千百年的地方,Samantha大概是第一个看到这景象的人类。


岛屿独特的岩石成分和结构形成了一条从山缝中汩汩流出的小溪,一路流到谷地中央,汇成一泊淡水。水源两旁分别有几个木屋,歪歪斜斜,别说美观了,它们做工极其粗糙简陋,看上去随时会塌成一片废墟。四周的山崖底部有个很多年前就存在的洞,里面异常阴暗,就像是所有龙的藏身之处一样。


龙回过头看着Samantha,她现在似乎忘记了自己还是祭品这回事,带着一点好奇和惊讶东张西望。


“呆在这别动。”龙指了指她旁边的空地,示意她坐下。


Samantha明显被她突然的命令吓了一跳,但她使劲点了下头,顺从地坐在了龙指着的地方。她整个人又蜷缩起来,双膝并拢,胳膊抱着自己的腿,下巴垫在了膝头,用躲躲闪闪的目光看她,忽然刮起的一阵湿凉的海风冻得Samantha浑身发抖。龙这才意识到人类的体温比自己要低很多,而天黑之后的龙岛又冷的可怕。她对人类的生命力不是很了解,但她可不想让祭品生病,人类生病的样子让她觉得不舒服。


龙转身向其中一个木屋走去,啄木鸟一样用指节对着木材敲敲打打了一阵,然后从门框上掰下几条木头,她察觉到不远处的Samantha又被她掰断木头的声音吓到了。“自己生火。”她把木条扔到Samantha面前,居高临下地看着她。


Samantha似乎很惊讶,她拿起一块木头,笨手笨脚地用锋利的一头在另一块木头上面摩擦。她试了几次,最终还是向她投去求助的目光。


龙感觉一股怒气在胸口酝酿。她皱起了眉头,瞳孔的颜色变深。




在Samantha过去二十年的生活中,从来没见过如此诡异的晚饭场景。她裹着个做工粗糙到不能称之为衣服的布料坐在篝火旁取暖,手里拿着被她咬了一口的烤鱼,而对面的人,不,对面的龙正啃着鱼脑袋。Samantha半驼着背坐在破旧的垫子上,目光不自主地望向她。对方专注地低着头吃东西,Samantha趁机一遍遍从头到脚打量她,此时她看上去完全就是一个饿了很久的孩子一样,津津有味、一脸满足地吃着并没有什么味道还都是小刺的鱼肉。她不敢相信对面这个给她生火、捕鱼,甚至“邀请”她一起共进“晚餐”的人就是千百年来人类心里的黑色梦魇。


“你想饿死自己吗?”


Samantha回过神,手里的鱼差点掉到地上。她一时语塞,慌张地调整了一下坐姿,看了看黑漆漆的鱼:“呃……我……我不是很饿。”紧接着她的肚子不争气地咕咕叫了。


“吃饱了会暖和一点。”龙一口吃掉了鱼腹上的肉。她紧盯着Samantha,那眼神算不上严厉更算不上温和。


“谢谢……”Samantha用不能再小的声音嘟囔了一句,而对面的龙突然愣住了。


“为什么要谢我?”她睁大了黑色的眼睛,身子往后一靠。


“谢谢你……关心我。你给我找来衣物,还帮我生火做饭。”Samantha怂了下肩,摆弄着烤焦的鱼。


龙像是听到了什么不得了的消息似的直接坐直了身子,没有说话。


“他们都说龙会烧死自己的祭品,而你没有杀死我。”Samantha慢慢低下了头,不再看她,“我不知道你为什么……为什么要这样做,但还是……谢谢你……我很庆幸把我带到这里的龙是你,不是别人。”此时Samantha的脑子里还是一团乱麻,但她对刚刚说的话完全确定及肯定。无论原因是什么,人们口中的凶神恶煞的确没有伤害她,反而担心起她的身体状况,这让她原本紧张不安的心里确实多了分感激。


龙继续沉默不语,一动不动地瞅着她,四周安静的只剩下木材燃烧的声音。


她炽热的目光让Samantha感觉自己被她盯着的地方马上就要烧着了。


“我还不知道你的名字呢?”她试图打破尴尬,可下一秒,她就在心里给了自己一巴掌——毕竟对方是条龙,而且显然是一条厌恶和人交流的龙,祭品这么多话一定会让她恼怒的。


龙本来就面无表情的脸上果然变得更僵硬了。她的嘴角微微抽动了一下,然后提高了声音告诉她:“我没有名字。”


“Ow…”Samantha的手心已经开始出汗了,“那……我该怎么称呼你?”


“不知道。”龙把吃剩的鱼骨头丢尽了篝火里,准确来说是把拿着鱼骨头的整个右手都伸进了火焰,然后把骨头放在了里面。“你可以去那边的湖喝淡水,但不许靠近那些木屋。”她站起来,吹散了手上冒着的白烟,一边活动着颈部一边朝着洞穴的方向走掉了,留下Samantha一个人和快要燃尽了的篝火。


饥饿让Samantha勉强吃下了半条鱼,肉质虽然新鲜,可毫无佐料的烹饪方式完美地毁掉了这个食材。她也把剩下的部分扔进了篝火里,借着火焰的光亮摸索着来到那小的可怜的湖边,双手捧起清水,大口地喝着。她大概有一整天滴水未进了。与此同时她开始考虑shelter的问题。气温正在逐渐降下来,她必须找一个能当庇护所的地方。这岛上的建筑似乎只有龙不让她靠近的那几间木屋,她并不想冒险尝试,所以现在看来唯一可以遮风挡雨的地方就只有龙的洞穴了。


“Ah……”Samantha叹了口气,磕磕绊绊地走向那个黑不见底的洞穴。就在她来到入口处时,篝火很不巧地熄灭了。她只得扶着冰凉的石壁一点点试探着往里面走,脚下没有传来想象中的刺痛,反而踩在了一种软软的垫子上。她稍微放松了些,往前迈了几步,那种柔软的触感没有消失,于是她放开了步子往深处走,直到她脚下一滑摔在了一个滚烫的东西上。


一只有力的手掐住了她的脖子,Samantha这才意识到自己砸到了正在休息的龙。几秒钟之后,那股令人窒息的力道就消失了,然后是兽类才能发出的不满的呼噜声和翻身的声音。


“对不起……”Samantha大口喘着气,龙没有理会她。


她挪开了一个身子的距离,侧着躺下来,身下舒适的触感让她经历了混乱的一天之后终于有了些慰籍。Samantha看着龙的背影,虽然她的轮廓完全融入了这片黑暗之中。洞口依然有风刮进来,她裹紧了身上单薄的衣物,往里面挪了一点,她几乎可以感受到龙的身体传来的热度,这让她想起小时候母亲总睡在她身边,而她总是紧紧贴着母亲入睡。


Samantha再次挪动了身子。龙的体内一定有一团永不熄灭的火焰……她这样想着,困意正在吞噬她,不然的话,她怎么会散发着这样的温度?


她又一次向她靠近。人类对龙一无所知,不是吗?就像龙对人类生活一无所知一样……祭品和龙……她的意识已经开始模糊。


阴影,有很大一片阴影笼罩住她。


Shadow……她默念着这个词……Shadow, Shadow, Sha…… 


Shaw.









  1. 沧海轻舟S君 转载了此文字

© FR.SHOOT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