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R.SHOOT

S君:

明天511,担心自己看了之后又好几天没心情码字,趁着今天有时间赶紧再更一发  


~如何驯养一只龙大锤~ 第三期


电梯间:(一)(二)


校正: @银亚 


我是周更狂魔S君,S for Semper S for Shoot


————————————————


(三)


Samantha梦到一场大火。


没有任何场景,没有任何人,没有任何声音,只有熊熊燃烧的火。她唯一能感受到的就是温度,她被火焰包围,每一寸皮肤都能触碰到一条条火舌。


烫,很烫。但并不痛。


她伸出手,感受着在她指尖跳跃的火苗,它们像有自主意识,顺着她的手指蔓延到手背,小臂,包裹住她的肘部,把她的胳膊向上抬起。它们变得越来越有力,紧紧箍住了她,然后她醒来了。


“Shaw? Em...”她发出一声慵懒的哼唧,睁开朦胧的睡眼。


龙正侧躺在她对面不到二十厘米的地方,黑得发亮的眼睛死死盯着她,一只手抓着她的手肘,悬在半空,看样子是刚把那条搭在自己身上的胳膊抬起来。


Samantha这才意识到发生了什么,困意一扫而光。她在梦里感受到的,是龙的体温,而那只被抬起来的手臂意味着,直到刚才,她都一直紧紧抱着……一条龙。


她尖叫了一声赶紧收回右臂,几乎跳了起来。


“我、我……很抱歉……我只是太冷了……”她靠着墙,语无伦次地做着徒劳的解释。龙也坐起身子,表情和她一样惊异,还带着点疑惑。


“你说什么?”她的耳朵动了动,声音还算平和,但Samantha觉得自己都看到了一个大大的问号从对方嘴里跳出来。


“我不是故意要……”


“不,不是这句。”龙打断了她,活动了一下肩胛,缓缓站起来,“你之前在说什么?那个词是什么意思?”


Samantha彻底懵了,她并不知道自己说了什么让她这样困惑。龙一步步靠近她,一只手抵在了她身后的石壁上。“Shaw……是什么意思?”她同样炽热的鼻息扫过Samantha的下巴,让她发痒。


“那是个……名字。”Samantha和她对视着,不知道该如何给她一个满意的答复。


“谁的名字?”龙向一侧歪过头,鬓发随着她的动作微微颤动。


你的。”Samantha觉得自己一定是得了失心疯才会这样说,但这是她面对一个问题本能地想到的答案。


龙猛地贴近了她的脸,她们几乎可以碰到对方的鼻尖。“为什么这样叫我?”龙没有因为被自己的祭品随便称呼而愤怒,她只是疑惑地像个懵懂的孩子,认真地望进Samantha的眼睛,仿佛那样就可以看进她心里。


“因为,因为你让我想到了,阴影……”Samantha把脸转向一边,龙湿热沉重的呼吸让她的耳朵红了起来,“你们之间,有共同点……”


“比如?”龙捏住她的下巴,把她的头强行扭过来。她的手指很烫,但和Samantha梦里的火焰一样,并没有让她感到灼烧或不适。


“你像是个……巨大的阴影……当你是龙的时候……”Samantha的两腿开始发软。


我一直都是龙。”她听上去很不满,手上的力道也加重了。


“疼……”


龙一下子松开了手,往后退了一步:“对不起。”Samantha能从她毫无语调的道歉里听出一点诚意,而且她似乎很担心Samantha是不是又被她吓到了。这一次Samantha倒是没被她吓到,她只是单纯地被她弄疼了。


她摇了摇头,摸了下已经被按出手印的下巴。


“Shaw……”她再次念出这个名字,尾音拖得很长,像是在试探性地念什么魔法咒语。


“你喜欢吗?”从来到这个岛到现在,Samantha第一次露出了微笑。


龙歪着头思考了一会儿,然后对她点了头,缓慢而肯定。




Shaw站在湖边,安静地看着Samantha低着头喝水,人类对水的需求量大到让她觉得不可思议。她对自己刚才的行为也感到惊讶和不解,她的祭品就这样给她起了个名字,这在龙族的历史上也算是前无古人后无来者了吧。她真的很喜欢这个名字,也许是因为它的发音听起来顺耳,也许是因为Samantha说的那样,是shadow的简称。父亲曾经给她起过一个名字,可自从他那次离开再也没回来之后,她就不想再提到那个词,这也是为什么她告诉Samantha自己从来没有正式的名字。


“你从来不喝水吗?”Samantha舔了下唇上的水珠。


“很少。”她简洁地作出回答。她是条龙,而且是火龙,虽然不怕水,但过多的水分会让她身体不舒服。


Samantha若有所思地“嗯”了一声,站起来掸了掸衣服上的土,等待着Shaw给她指示一样站在她旁边看着她。


“我没办法送你回家,你知道的吧?”


“我猜到了。”Samantha嘟了下嘴,整个人有点泄气。


Shaw下意识地攥紧了拳头:“我不是不想送你回去,Samantha,我找不到回去的路。当我听到龙之歌的时候,就只是本能地追寻……我不记得从龙岛到人类领地的路线,我甚至不记得我是怎么把你弄到这儿的。”


Samantha失落的样子让她觉得自己似乎做错了什么,她隐约记得父亲提到过这种感觉。


负罪感。


她怔怔地看着Samantha。人类真的太不善于掩藏感情,即便之前和人类没有什么交集,现在她也能明显地看出Samantha的难过。


Samantha……”她抬起右手伸向Samantha,拇指轻轻抚过她的眼角,就好像有眼泪划过,其他四根手指突出的骨节蹭到了她的颧骨,她的皮肤凉凉的。


Samantha抖了一下,很快收起了那份难过,冲着她笑了:“希望这里的生活不会太无聊。”


她的笑容非常……明亮。耀眼的正午阳光,跃动的火苗,海面波光的反射,和她的微笑。


“Shaw?”Samantha拍了拍她的手背,她如梦初醒般的收回了手,“介意跟我说说龙的生活吗?”


Shaw用很抱歉的语气告诉她,这岛上根本没有什么事情可以做。她有条小到无法远行的船,每天以人类的形态捕鱼。龙岛是个寸草不生的地方,她必须飞到几公里外的小岛上找其他食物,或者伐木,岛上的小动物只要见到她就会被吓跑。最糟的是她有时候会控制不住自己的变身,每当她感觉到那股要撕裂她的力量,她就会藏进狭窄的洞穴或山缝里,这样的话即便她变成龙的形态,也会被石头卡住,动弹不得。


“有一次我钻进了昨天也把你卡住的裂缝里,结果被石头划伤了翅膀。”说着她动了动蝴蝶骨,虽然现在她背后没有墨黑的翅膀。她从不知道自己可以一下子说这么多,毕竟Samantha是第一个也是唯一一个倾听者。不过,如果Samantha问她那几栋木屋的事,她该如何回答呢?那几间木屋里存放着她祖先留下的书籍和其他一些物件,但其中一间屋子里有Shaw无论如何也不想让她见到的东西。好在Samantha也没有问她的意思,只是坐在她身边,靠在一块平滑的石头上,默默地倾听。


“龙的生活很无聊。”她选择用这句话当作她对日常生活描述的总结,“我大多时候的确是人的样子,但我从来不知道这副样子的我该怎么生活。”


Samantha的眼中闪过一丝她读不懂的感情,她把遮住前额的几缕头发放到耳后,露出精灵般的耳朵。Shaw在书里读到过精灵,他们有着尖尖的耳朵,蓬松的头发,白皙的皮肤,Samantha也是。


她的精灵突然握住了她布满茧子的手,食指按着她的手腕,她能感受到自己的脉搏,正在变快的脉搏。


“我来教你怎么像普通人一样生活。”



  1. 沧海轻舟S君 转载了此文字

© FR.SHOOT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