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R.SHOOT

S君:

龙大锤和贵族根的荒野求生233

校正: @银亚 

电梯间:(一)(二)(三)

————————————————

(四)

“如果大家知道我现在……在做什么的话,会把我当成疯子的。”Samantha趴在Shaw的背上,两手抓住她凸起的鳞片,生怕自己会被甩下去。她的头发被风吹开,胡乱地贴在脸上,挡住了她的视线。

她微微抬起身子,视线越过Shaw的脖子望向前方的海面。远处隐约可以看到一座布满绿色植被的岛,深深浅浅的绿色让她感到一阵愉悦,毕竟龙岛上除了黄褐的沙土和灰黑的石墙之外就没有其他颜色了,就连Shaw也是:黑色的头发,或者黑色鳞片。Shaw突然向下一降,加快了速度,险些把Samantha甩出去。

“Shaw!”Samantha尖叫,但被翅膀扇动的风声和Shaw发出的哧哧声压了下去。她纤瘦的四肢紧贴着shaw旷阔的背部,像个章鱼一样缠在她身上。“Shaw,慢点!”她腾出一只手使劲拍着她的背,“我要掉下去了!Shaw!Shaw!”

Shaw转过她棱角分明、长满尖刺般鳞片的脑袋,冰蓝的眼睛诧异地看着背上的Samantha。

“慢——点!”Samantha拖着长音地告诉她。她终于听清了Samantha的话,扇动翅膀的速度明显慢了下来,又扭过头看看Samantha。

“这样就好。”Samantha点点头,勉强坐起来。

几分钟后,Shaw在小岛的沙滩上落下,扬起一阵沙土,尾巴和翅膀还毁掉了一小片树丛。Samantha从她身上跳下来,正好踩到她的爪子上,结实地摔了一跤,沙子弄的满脸都是。Shaw发出一种奇怪的咕噜声,即便她现在不能说话,Samantha也能听声音里明显的嘲笑意味。

“嘿!”她不满地在Shaw的前腿上打了一下,擦掉嘴上的沙粒。

Shaw往后退了几步,伸长脖子咆哮,她心脏的位置发出刺眼的红光,光晕的范围越来越大,最后整个身子都被红光包裹住。黑色的庞然大物突然消失,取而代之的是四肢着地的人形Shaw。她的皮肤上还有着伤疤状的燃烧的木炭般的颜色,就好像她体内流淌的是岩浆而不是血液。

Samantha赶紧脱下出发之前她穿在身上的Shaw的斗篷,跑过去披在她身上。她粗重地吁气,活动着全身的骨头,皮肤上冒着的黑烟很快被风吹散。她长叹一声,站了起来,拍掉手上的沙子。

“会疼吗?”Samantha看着她身上半透明的赤红印记逐渐消失。

“最开始的时候会,现在已经习惯了。”Shaw捋了捋头发,不屑地瞥了眼那块被她夷为平地的树丛。

Shaw带着她走进岛上还算茂密的林子里,Samantha发现两旁的植物她都完全叫不出名字。她刚打算问问Shaw这些都是什么植物,但一想到直到今天早上Shaw自己才有了名字,便觉得让她给一堆植物命名是不可能的事。Shaw的步伐快而不急,完全没有在意地面上扎脚的碎石。Samantha则是走得小心翼翼,生怕有锋利的东西划破鞋底弄伤她。

“我猜人类住的地方没有这个。”Shaw在几棵矮灌木前蹲下,细小的树枝上密密麻麻得张满了橘黄色的小粒浆果。她剥下三四个果子,拉过Samantha的手,放到她掌心里。

“谢谢……”Samantha左右晃了晃手里的小浆果,一抬头看到Shaw已经折断一根树枝,直接从上面咬下浆果吃了起来,Samantha都能听到她的牙齿刺穿果皮的声音。有那么一瞬间,Samantha突然联想到,如果被刺穿的是自己的皮肤,那会是怎样的声音?然后她想到了那幅场景,脸顿时红了起来。

“你很热吗?”Shaw疑惑地盯着她,眼神里还带着进食的满足感,嘴边挂着淡黄的果汁。

“呃、呃,不,不是……”Samantha连连摇头,似乎这样就可以把刚才想到的画面甩出去。她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想象Shaw咬她的样子,也许是因为她说话的时候总能露出锋利的犬牙,也许是因为她吃东西的时候总显得那么急切,也许……

一粒浆果被送进嘴里,Shaw的手指划过她的嘴唇,炽热的温度和指腹的纹路带给她一种奇怪的触感。Samantha愣了一下,用舌头抵住那粒浆果。Shaw满眼期待地看着她的唇,像是在期待她赶紧吃掉那橘黄色的小东西。

Samantha咬破了它,酸甜的汁水侵略了她的味觉,口感涩涩的,并算不上有多好吃,但总比Shaw做的烤鱼美味一些。

“好吃吗?”Shaw的脸凑过来,等待着她的回应。

Samantha突然觉得这浆果的酸味还是比甜味重很多的,酸得她舌尖发麻。她本能地皱了皱眉头,可Shaw这仿佛期待着父母表扬的孩子的样子让她勉强舒展了拧在一起眉毛,挤出一个微笑告诉她,“还不错”。

她第一次见到了Shaw的笑容。确切来说,她只是挑了下左边的嘴角,微微露出几颗牙齿,黑色的瞳仁却代替她生硬的微笑表达出了笑意。

Shaw又给她找来了几种不同的果子,基本都是酸涩的小浆果。其中最大的一种长着奶白色的外皮,里面同样纯白色的果肉没有什么水分,还黏腻腻的,但味道清香甘甜。Samantha心想,不管以后在龙岛要住多久,估计只能靠这种水果为生了。

“我一直把它当木材用。”Shaw指了指Samantha身后的树,Samantha抬头向它的顶部望去,墨绿的树叶长而细腻,她认出了这种树。

“这是椰子树。”Samantha抚摸着树干的纹理,“我们用它的叶子做绳索和席子,还有其他的东西。我小时候经常和朋友一起用叶子做各种衣服。”

“这种东西可以做衣服?”Shaw难以置信地瞪大眼睛。

“我可以做给你看,”Samantha双手叉腰,抬头看了眼高出她半个身子的树顶,“前提是我能够的到那些叶子。”

Shaw的眼角抽动了几下,然后怂了怂肩:“我可以驼着你。”说着她蹲下身子,示意Samantha骑上来。

当Samantha迈开两腿,分别架在Shaw的肩膀上,而Shaw的手紧紧按着她大腿时,她感觉自己的脸又红了。她从小到大从来没有和除了父母以外的人有这么亲密的肢体接触,即使是同性,这个姿势也让她很难为情。她有点吃力地扯下椰树叶,Shaw则昂着脑袋观察着她的一举一动,并没有意识到自己的头发一直在蹭着Samantha的大腿内侧,让她痒得直发笑。

“这些应该够了,Shaw。”她晃动着手里大把的叶子。

Shaw把她放下来,坐在她旁边安静地等待Samantha开工。

“你想要什么?”Samantha拿起其中一片叶子。

“你会做什么?”Shaw盘起腿,两手放在膝头。

“好吧……既然这样……”Samantha想到了个点子,开始熟练地摆弄那一片片树叶。Shaw好奇地探着头,目不转睛地注视她手上的动作,睫毛微微反射着阳光。Samantha用余光偷偷瞄她,她觉得Shaw现在乖巧的实在不像是一条龙,反而像只大猫咪,坐在树荫下一动不动。

她似乎真的从来没有和其他人类接触过,更不用说学习这些生活技能了;Samantha这样想,为龙的时候独来独往,为人的时候也形单影只,没有交际,没有娱乐,她维持这种生活多久了呢?十年?五十年?一百年?Samantha无法想象这种生活。

她把每一片椰树叶都按照特定的方向折,然后撕下没有用的部分。Shaw依然认真地端坐着观察她,很久才眨一下眼睛,似乎想记住每一个步骤。阳光变得有些刺眼,Shaw的瞳孔明显缩小了一点,这让Samantha更加确定相比起龙,她有时候更像个大型猫科动物。此时Samantha已经开始把叶子韧性的茎部编在一起,把它们连成一大片。她转过头想看看Shaw是否还在当好奇心满满的乖学生,却发现她的眼睛都闭上了,每隔几秒钟还点一下头,然后又下意识地仰回去,脸颊两侧垂下来的鬓发跟着她的动作颤动。

她这是……睡着了?Samantha抿嘴偷笑,盯着她看了一会儿,轻手轻脚地扶住她的肩,让她靠在了树干上,她的头顺势向一侧滑去,正好靠在Samantha颈窝里。她皱了下眉头,但没有醒。Samantha小心翼翼地继续编着叶子,把自己的动作尽量放轻。她终于制出了成品后,把它搭在自己腿上。

绝对没人会相信这场景的,一条龙靠着她的祭品入睡,而她的祭品给她用椰树叶编衣物。Samantha在心里叹了口气,不住地再次歪头,这是她第一次这么仔细的端详她。Shaw的眉骨突出,让她的眉毛显得更锋利;她的鼻梁高挺笔直,两边是同样突出的颧骨,让她的脸上很自然地显出阴影;她的唇色偏重,倒是很配她深色的头发和略显黝黑的皮肤。她忍不住伸手抚上她的眉骨,从内到外轻轻划过。Shaw的呼吸声很重,但均匀,胸口随着她的呼吸缓慢地起伏,这让熟睡中的她显得格外平静,根本不像是可以随时化身巨龙的人。

Samantha觉得似乎已经过了很久,全身因为保持同一个姿势太久有些僵硬。她动了下肩膀,Shaw甚至哼唧了一声,随后猛地抬起头,突然之间满脸戒备。

“我睡着了?”她飞快地眨眼,显得有点难为情。

“也许睡了半小时吧。”Samantha点点头,拿起了腿上的“衣服”,“想试试看吗?”

她把Shaw拉起来,隔着她的斗篷把椰树叶从她腰部围了一圈,在后面系了个结。长长的叶片垂下来,大概可以遮到她膝盖的位置。Shaw双手不自然地抬着,左右转了几圈,叶片跟着她一起旋转,她用惊异到恐慌的眼神盯着她:“这也叫衣服?”

“事实上这是条裙子,Shaw。”看着她这滑稽又紧张的样子,Samantha最终没忍住她的大笑。

Shaw嫌弃地扽了扽她的新行头,试图把它扯下来。Samantha帮她解开了背后的结,整个过程中还是在偷笑。Shaw感觉自己被愚弄了,一把抓过Samantha的胳膊把她拉向自己,Samantha为了保持平衡扶住了她结实的大臂。

“你在笑话我吗?”Shaw的语气听上去确实包含着不满在其中。

Samantha收起了笑容,被她突然的发问弄的有些紧张。“我只是认为你刚才的样子……很可爱……”Samantha对天发誓她说的是真话。

可爱?”Shaw的表情扭曲了一下。

Samantha依然抓着她的手臂:“你知道这个词什么意思吧?”

Shaw偏过头,狐疑地望着她的眼睛。“我的确知道。”她告诉她,“我曾经认为螃蟹可爱,鱼很可爱,海鸥也很可爱。”

Samantha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她没想到龙会觉得其他小动物可爱,可她用了“曾经”这个词。“你现在不这么认为了吗?”

“螃蟹,鱼,海鸥,它们有个共同点:我把它们当作食物。”Shaw的一只手攀上了Samantha的脖颈,“也许我生来如此,但……我发现我总是吃掉我认为可爱的东西。

————————————————

btw关于多重人格梗的番外,大家想看新人格出场还是继续那六个人格?


  1. 沧海轻舟S君 转载了此文字

© FR.SHOOT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