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R.SHOOT

The cat:

What Happens In vegas

作者:kesdax

 

原文链接:http://archiveofourown.org/works/2324915/chapters/5120300?view_adult=true#main

 

大锤的牛排:Chapter 1   Chapter2  Chapter3(上)  Chapter3(下)  Chapter4  Chapter5  Chapter6  Chapter7   Chapter8   Chapter9

 

 

Chapter 1

  Sameen Shaw不是什么容易宿醉的人。即使她不小心真的落得了个宿醉的下场,那症状通常也不过就是轻度的头痛和口干,仅仅通过几升水和阿司匹林也就能搞定了。但是今天...今天这感觉就像是之前那些‘没宿醉’成的日子集在了一起,然后一股脑的朝她袭来。

  至少这感觉就像是有人在打她的头。反反复复的打。而且力气毫不留情。

  Shaw呻吟着坐了起来,但是刚一起身她就后悔了,这陌生的房间正绕着她剧烈旋转着。她闭上了眼睛,深呼吸了一会儿,在确信自己不会吐出来之后才再一次睁开了眼睛。

  意识到自己正赤裸着身体躺在一个陌生酒店房间里的床上并没有让她花了太长时间。而且毫无疑问的,她不是一个人。  

  她首先想到的是,Shit!而她想到的第二件事则是,尼玛我们昨晚究竟做了什么?

  而且她不喜欢那种自己脑袋对某件事的印象从都到尾都是空白的感觉。她的脑袋从来没‘短路’过。从来没有。

  这个房间也许是陌生的,但是她身旁的人可绝对不是,Shaw再看到那人究竟是谁之后又呜咽了一声。已经有太多不可能事件发生在这里了。

  幸运的是,或者说也许是因为她昨晚跟Shaw经历了差不多的状态,Root仍旧没清醒过来。Shaw咬着唇,让自己小心从床单里爬出来,找寻着地板上她散落的衣服,并且决定毅然忽略掉她弯腰时腹部发出的剧烈抗议声。

  这同正常的宿醉感觉不太一样。但是不管怎么样,那只是让Shaw想要尽快离开这里。她迅速的穿上衣服,没有麻烦的把鞋子也穿上,只是在她离开房间的时候把它们紧紧的抓在了手上,这几乎都没发出什么声音来。

  她自己的房间就在走廊尽头,不过不到一分钟的路程,Shaw心底期盼着不会在路上碰到任何其他的熟人了。

  不幸的是,她没那么好运,她咬住了唇瓣才阻止了自己没有在Reese突然出现在她面前的时候逃开,

  他看起来就同她现在的感觉一样糟,他的眼睛里布满血丝,头发也乱糟糟的翘了起来。

  “你看起来糟透了。”他说。

  Shaw瞪了他一眼,而这只是加深了他对她的笑容,他脸上坚硬的棱角也变得柔软了一些。

  “干嘛。”她凶巴巴的说。

  Reese没有说话,只是给她递来一张纸条,她之前并没注意到他手里一直拿着它。她抢过纸条,瞥着上面的字。因为宿醉的原因,她花了好一会儿才让视线能聚焦,但是当它们成功聚焦时,她却不知道该不该相信自己的眼睛了。

  她的名字。在内华达州的拉斯维加斯的结婚证上出现了。她的名字和...

  “麻痹。”

  Reese的笑容更灿烂了。

  “这不可能是合法的。”Shaw咆哮道,她努力的想要想起前一天晚上发生的事情。

  “Oh,可它确实是合法的。”Reese说。“我是见证人呢。”他指了指他的签名。Shaw在扇开他手的时候,同时也发现了自己手指上那闪闪发光的戒指。

  “你她喵一定是在逗我。”说完,她立刻转过身,气冲冲的走回了她刚出来的地方,Resse紧紧的跟在她身后。她不敢肯定,但是她觉得Reese一定还带着那个笑容,于是她的拳头狠狠的砸上了酒店房间的门。

  滚烫且沉重的负担压在她的唇边,Shaw刚要张口,那门却终于开了一条缝儿。Root站在门边,她看起来很苍白,好像刚刚吐过了一样,她正急躁扭着自己手指上的戒指。无疑的,它跟Shaw手上的那只是一对儿,尽管她不愿意相信这是真的,Shaw却还是发现她的眼睛正不由自主的盯着它。

  “这事她喵的绝对不是真的发生了...”Shaw嘟囔着。

  “Oh,可是这确实发生了。”Reese兴高采烈的说。“Mrs and-”

  “你要是敢说完这句话,我就把这双高跟鞋放在太阳照不到的地方。”

  Reese,明智的,闭上了他的嘴巴。

  “这没可能是真的。”Shaw又一次不相信的说。“我绝对没可能真的...去结婚。”她的语气好像这是什么耻辱的单词一样。“不管我喝了多少都没可能。尤其是不可能跟你。”她补充道,在她来得及停下之前,那些话就这样脱口而出了。

  Root瑟缩了一下,她的脸上闪过了一丝奇怪的表情,但是很快就消失了。

  Shaw笨拙的清了清嗓子。她能感觉到Reese给了使了个眼色,但是她决定不理他。但是这让她只能看着Root了,而这只是让事情变得更糟糕了。她们之前就经历过这事儿(当然之前没有醉酒结婚的情节,感谢上帝,只是说尴尬的早晨之后的情节)这似乎,不管Shaw告诉自己多少次这是最后一次了,不管她告诉过Root多少次,这是最后一次了,Shaw似乎仍旧会以回到她的床上而告终(或者是她的车后座又或者是抵着最邻近的那堵墙。当然了,还有一次是在‘Sam’工作地方的储藏室里)

  但是之前在她和Sam一样的,将一切隐藏在直白的对视中时,一切要简单的多。假装这不算什么,这不代表着什么要简单的多。不过是两个试图找些慰藉的人罢了。这似乎像是她们唯一能表现的正常一点,能够做自己的时间,就是她们在对方身边的时候。

  至少这是Shaw一直以来对自己的借口。

  可是现在,她不敢确定自己的借口是什么了。她甚至不知道自己有没有一个借口。

  “不如让我们问问Finch发生了什么吧?”Reese打破了尴尬的沉默,建议说。

  Shaw点了点头,也许只是为了找点什么事儿来做,她跟着他走向Finch在酒店的房间方向,Root紧跟在她身后。手指上的戒指感觉重的要命,她好想把它摘下来。但是不知道是什么阻止了她这么做,就好像如果她这么做了,在某种意义上就会感觉像是错了一样。

  Reese敲了敲门,但是却没人回应。他给了Shaw一个担忧的眼神然后用一张信用卡撬开了门。

  当他打开门的时候,里面已是一片狼藉,东倒西歪的家具,从杆子上扯下来的窗帘,地板上淌满的乱七八糟的空瓶子...这看起来像是某个人昨晚在这里开了一场疯狂的party,而这个人最不可能的就是Finch了。Shaw试着在脑海里搜寻着眼前这画面的线索,但是再一次的,尽管已经很努力了,她还是想不起来任何昨晚发生的事情。

  “也许他去接待处了。”Reese带着希望说。Shaw耸了耸肩,对此表示怀疑。她已经开始对整件事抱有不好的感觉了——诡异的宿醉,她自己好不知情的婚礼,现在又发生了这事儿。她盯着Reese的身影,直到它消失在了楼梯的尽头,看他的耗的功夫已经远超出了必要的时间,她知道,这不过是自己为了逃避看向Root的开脱罢了。

  但是Root并不打算让她逃避下去。

  “你不能假装什么都没发生。”Root说道。在Shaw抬起头的时候,她发现root还在紧张的扭着手上的戒指。

  “看我的。”Shaw啪得一声甩出结婚证来,把它拿到灯光底下,更仔细的检查。她自动忽视了Root发出的哼声。

  “这里面不会有一个塑料条用来检验的,Shaw。”她轻蔑的说着。“这又不是钱。”

  “管它呢。”Shaw嘀咕了一声,但是还是把手放回了身侧。

  Root盯着她看了一会儿才移开目光,她摇了摇头,不知道她是不是该说些什么。(然而即使她是那个该说点什么的人,她也不知道该说什么话)Shaw决定保持安静。但是她的沉默似乎只是让情形变得更糟了,她沉默的看着Root揉着一只耳朵,然后咬了咬下唇。Shaw试着不去想她之前曾咬过多少次那唇瓣。

  艰难的吞咽了一下,Shaw强迫自己移开视线,她抓紧了手里的证件,期盼Reese能快点儿。

  过了大概一辈子那么久,当寂静声几乎把她吞没的时候,Reese终于出现了。如果说跟刚刚有什么不同的话,就是他脸上的忧虑更深了。

  “没有他的踪迹。”他说道。

  Shaw并没有对此感到惊讶。她重重的在这房间里唯一一块儿还算完整的家具上坐了下来—— Finch的床,而她很怀疑这床昨晚都没人睡过。

  “你觉得是有人抓了他么?”Shaw问。

  Reese耸了耸肩。“我不知道。”

  Shaw注意到了他的眼睛短暂了瞟了一眼Root。Root也注意到了,然后不加掩饰的,她给了他一个轻蔑的眼神。

  “我也不知道他在哪。”她语气不悦的说。

  Reese无辜的耸了耸肩,然后踢开了地上的一些垃圾,好让他能拉过一只椅子来。他坐了下来,满是疲惫的揉着脸颊。

  Shaw通过他的方向看向Root。她看上去很愤怒(Shaw不知道那是因为她还是因为Reese的指控),但是同样的,她的表情也带着一丝漏洞,好像她已经是用尽全力,才能勉强绷住自己了一样。她只是看上去强悍而已。她们都一样。

  “我觉得我们被下药了。”Shaw平静的说。

  Reese眼神凌厉的看向她。然后点了点头,好像他也一直在怀疑这一点。

  “有人还记得昨天晚上发生过的任何事么?”

  Shaw摇了摇头。她记得的最后一件事,就是Finch请她们吃了晚饭,并给她们买了一轮酒。这是他用以庆祝既Samaritan玩儿完了之后,她们的第一个号码拯救成功的方式。在不用时不时担心她们的假身份会暴露和没有Decima特工追在她们屁股后面跑的情况下帮助号码,真是简单多了。Shaw只是对这一切的终结,和他们终于或多或少的有了时间把这一切拼凑在一起而感到开心。

  “我还记得晚饭。”Root再一次揉着耳朵说。“但是那之后的事情我就一点儿印象都没有了。接着就是醒来之后...”

  她的声音低了下去,疲惫的瞄了一眼Shaw又移开了视线。

  Shaw清了清嗓子。“是啊...我也一样。”

  “我也是。”Reese说,似乎尴尬和遗忘的氛围已经笼罩了整个房间。“我们应该先追溯我们之前做的事情。”

  “我们要怎么做到呢?”Shaw怀疑的说。“我们都不记得去过哪里。”

  “我们是不记得了。”Reese说着,站了起来然后走到她面前。他从她手里抢来了那张结婚证。“丘比特的婚礼教堂。”Reese看着那张纸读道。他看着Shaw那反感的表情大笑了起来。“准备好重温你的大日子了嘛?”

——TBC——

电梯间:Chapter2

  1. 阿壳壳壳儿Sherry 转载了此文字

© FR.SHOOT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