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R.SHOOT

chain:

是否原创:译文  授权:见(1)


作者:nerdgirlwalking 原文地址 翻译:chain 分级:M


电梯:(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译者的话:好久不见,这两周在510的暴击、AA的治愈、编剧的屎、对Root命运的否认和悲痛以及现实生活的疲惫中半死不活。回想上次更新的时候我还在笑着说希望510之后不要哭着去见AA...真是贝利附身。最近一直无力翻译,但是感觉再不更估计大家就要忘干净这文了,所以发点存货。这篇文是治愈的HE,大家放心食用。




第十一章 断壁残垣(上)


 


“操,混蛋。”


“怎么了?”Root停下来转身看向Shaw。


“我的膝盖撞上了什么。”


Root拉下遮风挡雪的围巾,这样Shaw就能看到她肆意的笑容了,“你才是那个非要让我们在这及腰深的雪里折腾的人。”


Shaw一大早就叫醒了她,告诉她收拾东西。暴风雪已经过去了,是时候出发了。Root尝试劝她再多休养一天,但是Shaw根本不听。她从未如此坚定地想要完成这个任务。但是Root觉得她根本没想外面这么深的雪会如何影响她们的行进。一般情况下,她们这个时候早该到村里了。但是Shaw还是像打仗一样向前冲,直到有东西真真切切地挡住了她的去路。


Root看着Shaw把雪从她撞上的东西上拨开。“谁他妈的把一块石头摆在路中央啊?”


“严格地说,我们离大路远着呢。”鉴于所有的路标都被雪埋住了,她们一直用太阳和山的相对位置来确定方向。


“这话可没什么帮助。”Shaw抱怨道,巨大的黑色石头的顶端从雪里露了出来。Bear围着她们转圈,到处嗅着,看起来好像是想确定他们停在哪了。


Root凑近了些,“我们离得很近了。”


Shaw抬头瞪着她。“你怎么从随便一块石头上得出这个结论的?”


“再多扫掉点雪。”


“为什么?”Shaw皱眉。它所在的地方是挺奇怪的,但这终究只是块石头。


Root又有了那种‘我知道一些你不知道的事情’的眼神。而她在这样坚信的时候也通常都是正确的的事实让人非常火大。“你就听我的嘛。”


Shaw白了她一眼但还是敲掉了更多石头上的雪。一个名字在她的努力下显露了出来。“什么鬼玩意儿?”


“我想我们走进了墓地。稍微偏离了路线,但还不算太糟。”


Shaw伸手拂过那个名字抬头看向Root。“这是个墓碑?”


“差不多。有四百零四个。”Root和Shaw肩并肩跪在光滑的黑色石块边上。“每一个都代表一个被Samaritan杀死的男人、女人和孩子。有一些是坟墓,但更多只是刻了死者的名字,他们的尸体已经无处可寻。火烧得太大了。”


“死去了这么多人?”下次Shaw打算搬到新的国家之前,她一定要对仔细研究一下它的历史,为可能的秘密猎杀怪物的任务做个准备。


Root点点头。“而且当时还有另一只龙愿意牺牲自己来阻止Samaritan。”她手扶墓碑。“这绝不会再发生。”


“我们会解决这事儿的。”Shaw站起来表示同意。她伸出手帮Root也站起来。


“是的,我们会的。”Root点头,握住她的手。一站起来,她就立刻松开手,不想过度利用Shaw这不太常见的举动。“如果我们已经到了山谷,那Claypool村应该就在那边了。”


 


她当然是对的。在她们来到山丘顶端后,Claypool村那绵延在山谷里的废墟就都呈现在了她们面前。在她们的西边,Old Thornhill城堡屹立于悬崖边上,俯视着村庄。古堡乱石林立,废墟张牙舞爪地指向天空。在它们之中,Shaw隐约看到了红色和白色的鳞。她调整了一下她望远镜的焦距想更清楚地看一下Samaritan。从这个角度她看不到太多,但是她能窥见的部分让她印象深刻。“那比我想的大。”大多了。


Root却相当淡定,“昂首面对,亲爱的。即使一个小兵也能推翻国王。”


“我可不是谁的小兵。”Shaw埋怨着放下望远镜。


“我是在强调身材大小的比例,而不是价值。”Root戳了下她的脸。Shaw粗暴地打开了她的手。


“我没那么小只。什么东西跟那玩意一比都会显得很小。Morgan可没告诉我我要跟一座该死的山搏斗。”


“她确实告诉你这是一条龙了啊,Shaw。”


Shaw摇头摇得把兜帽都晃下来了。她又一次举起望远镜来检视这个笼罩着迷雾的生物。“我还是觉得她太过轻描淡写了。”从她这看,这龙的身体几乎占满了整个大厅。她们必须修复好结印。如果那玩意挣脱出来了,绝对没有任何人能幸存下来。Shaw放下望远镜在双手间来回摆弄,想着她们可行的策略。


Root伸出手向她讨要那设备,“我能用会么?”她勾了勾手指来强调自己的话。


“好吧,”Shaw把它拍在她手上。“别弄坏了。”


“我会像羊羔一样轻柔的。”Shaw不屑地哼了一声。“怎么了?”Root调笑着反击,“如果需要的话,我也可以非常小心温柔的。”


“如果这龙需要茶和饼干的话,我相信国王第一个就会征招你来完成这项工作。”


“哦我现在愿意为了一杯茶杀人,”Root抖了抖。“你喜欢喝茶么?我知道现在到处都流行绿茶,但是都城老镇的一家小店卖的红茶真是好极了。”


Shaw一脸坏笑,“我知道那一带有个酒馆的牛排比做/爱还棒。”


“那听起来可真是美味,”Root笑出声来。她一只手指点着自己的脸颊,“虽然这可能说明你做得不太对,如果…”


“我做得没问题。”Shaw打断了她。


Root闻言挑起了眉毛。“如果没问题是你体验的平均水准,那我就不觉得这和牛排的比较有什么奇怪的了。”


“好吧。等我们回到都城,我会请你吃那牛排,你自己体会。”Shaw抱怨道。


“这一切结束之后你想和我一起,”Root有些震惊得冲她眨眨眼,“共进晚餐?”


“我们现在一直在一起吃饭,Root。”Shaw装傻。她清楚知道Root 的意思,但是并不想放过任何一个捣鼓她的机会。另一个女人现在的表情简直是无价的。


Root咽了口口水。她举起望远镜。“那就让我们解决这个任务。“


“正是。“Shaw轻笑。她差不多能理解为什么Root这么喜欢调情这事,让人这么猝不及防是件相当有趣的事。


“好的方面是除了它的身量…”


“小型山丘。”Shaw插话。


Root有些好笑地哼了一声,“是啊,好吧,Samaritan看起来还是被困在大厅的废墟之中。”这说明它还没有造成结印进一步的损伤。


“所以你的特别朋友是对的。”


“她一直都是。”Root微微一笑。


“你知道那有点烦人。”


“别嫉妒,亲爱的,”Root回复。她歪了歪头,调整了一下望远镜的焦距。“等一下。”


“怎么了?”


“有烟。”Root指向老村的废墟。


Shaw顺着Root的手臂看去。只用肉眼她也看得很清楚。几缕白烟飘摇在村庄上方。“这是怎么回事?”


“它是那来的。”从风向来看,这烟的来源于古堡遗址的正下方的村落里。“为什么在废弃的村庄里会有火?”


“我想我们的男孩应该不能把火喷到这么远。”


Root摇摇头,“看来这里不止我们俩。”她吧望远镜递回给Shaw,指向一块下方坡上略突出于地面的石块。“我们看看从那能不能有更好的观察角度。”




几分钟后,她们肩并肩趴在据刚才高地一百来步的雪地里。Root调好焦距后皱起了眉头,她看到了几个人在两栋半塌的房屋间巡察。“一支Decima的巡逻小队。”


“他们怎么穿过国界的?”


Root把望远镜给Shaw,跪了起来。“Thornhill和Decima的边境山脉绵延,守卫不可能毫无漏洞。”


“你的小伙伴为什么不告诉你这个情况?”Shaw看到了五个人。也许是个侦查组的聚会?


“现在离Samaritan这么近,我很难听到的声音。”她从包里翻出那本书,随后拿出一个小一些的皮包。“Bear。”她把狼叫过来。Root把书放进包里,将它牢牢绑在Bear的背上,就像她在妖精集市里做的那样。


Shaw猛地扭头看着他们,“你在干什么?”


“不能让Decima拿到这本书。”她盯着Bear的眼睛看着。“家。”Bear叫了一声便奔跑着离开了。


“你不能就这么把他派走。要是有人抓到他怎么办?”


Root摇摇头,“他们抓不到他的。”她指着村落。“他们在这是防止任何人进入。我猜这就是他们的营地。没有人等在路上。”


“这可是很大胆的赌博。”Shaw也没打算继续追究了。Bear很聪明,Root也很少出错。再说了,她们眼下有更大的麻烦。“有他们在这我们可怎么完成任务?”


Root耸耸肩,“我想我们得杀了所有拦路的人。”


“你终于又说了些有用的话。”Shaw戴上兜帽,“跟我学着点,姑娘。”



  1. 沧海轻舟chain 转载了此文字

© FR.SHOOT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