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R.SHOOT

S君:

这几天的投票真是着急上火,每天看着某些外粉在下面的评论说shoot army作弊也是呵呵

我们还有时间大家投起来啊!

SHOOT ARMY is marching! Be proud of it!

-----------------------------------------------

电梯间:(一)(二)(三)(四)

校正: @银亚 

龙大锤和傻白甜根一起泡温泉什么的……

———————————

(五)

Samantha感受到了Shaw手指的温度和掐住她脖子的力道。“Sh...Shaw?”Samantha的手覆盖上Shaw的手背,惊恐地看着,虽然她知道Shaw不会那么做。

Shaw没有回应,只是贴近了她的脸,炽热的鼻息让Samantha愈加紧张。“Shaw……”她握住Shaw结实的前臂,想让她轻一点,“这样让我……很不舒服……”

Shaw用另一只手轻易地甩开Samantha的两手,把她抵在树上,低头埋入她的颈窝。Samantha由于下巴被抬起的缘故看不到Shaw的动作,但不得不说她现在多少有些慌了。她早有耳闻龙的情绪极其不稳定,这几天和Shaw的相处也确实证明了这点,她是有心理准备的。而此时此刻自己正被龙死死按在了树干上,钳制着脆弱的咽喉,Samantha不争气地浑身发抖。

她能感觉到Shaw在嗅着她的气味,似乎是想牢牢记住。随后她裸露的肩头传来一阵舌头带来的麻酥与湿热,紧接着是牙齿的触碰,Shaw咬的很用力,几乎刺穿她的皮肤。

Samantha的喘息越来越重,当Shaw同时松开了牙齿和右手时,她短促地“啊”了一声,扭过头看了看自己的右肩,上面有一个清晰的咬痕。

“你……你这是做什么?”她揉了揉被咬过的地方,红着脸躲躲闪闪地看Shaw。

Shaw歪了下头,一脸严肃地告诉她:“这是个玩笑,假装要吃掉你。我之前在书里读到过,你们人类把这种以让对方开心为目的的骗人方式叫做’玩笑’。”

“Shaw!”Samantha像个小孩子似的气得跺了下脚,“这一点都不好笑。”

Shaw愣了一下,又回到了刚才乖学生的模样:“我开玩笑的方式不对吗?”

“你吓到我了。”Samantha把衣料拉扯上来,尽量遮住肩膀。

“我只是想让你开心。”Shaw有点失落的耷拉着脑袋,就好像没有完成她分内的责任或任务一样。Samantha心里的那点火气直接被浇灭了,Shaw这副样子实在是无辜,而且她的话让Samantha感到诧异,也夹杂着一丝类似于惊喜的感激。自从她被带到龙岛之后,Shaw就一直试着缓解她对陌生环境与自身安危的紧张和不安,她一直想让她放松下来,虽然她实在是不会照顾人,更不会开玩笑。但她在尝试,尝试这些她不曾接触也不曾运用过的人与人之间的交际模式。

Samantha正在想自己是不是伤了她的感情时,Shaw突然抬起头,挠挠头发:“你们都是怎么开玩笑的?”

“Eh…我没法在你有准备的时候跟你开玩笑,Shaw。”她彻底被shaw的好学精神逗笑了,“不过我以后可以示范给你看,只要有合适的契机。”

“好吧。”Shaw吸了下鼻子,绕过Samantha朝着一条下坡路走去。

“你去哪儿?”Samantha赶紧跟上去。

“洗澡。”

当Samantha跟着她穿过一片较矮的、长着柔嫩叶子的植被,看到一池冒着热气的清水,而Shaw已经在毫不遮掩地脱衣服时,她真希望这才是Shaw跟她开的玩笑。Shaw把衣服放到一块比较平整的石头上,轻车熟路地钻进水里,Samantha则站在旁边,尴尬地低着头。

“你不来吗?”Shaw捧起一滩水洗了把脸,舒爽地呼了口气。

“Ah…”Samantha最担心的事还是发生了,“Ah...其实我……”

Shaw耐心地听她解释。

“我……我觉得……这应该……Well……”她捏住衣袖的一角,全身的血都在往脸上涌,“我……”

“你怕水?”Shaw恍然大悟般地昂起了头,嘴角挑起一个得意的弧度。

“对……”Samantha默默感谢她帮忙编出了一个不用脱衣服的好理由,“我水性不太好,经常淹到自己。”

Samantha本以为可以推脱掉这个邀请,但Shaw从水里站起身子,抓住她的胳膊,把她拉进怀里,解开她松垮的衣带,衣服搭载石头上,然后把她抱进水里。水底的石头让Samantha脚下打滑,她本能地环住Shaw的脖子,而Shaw紧紧搂住她的腰。她感受到shaw烫烫的皮肤贴合着自己的,Shaw其中一只手已经摸到了她脊柱偏下的位置。

“如果你怕摔倒或者呛水,就别松手。”Shaw的声音也带着温度,让Samantha的耳朵从耳垂到耳廓都仿佛灼烧起来。

Samantha点点头,暗自庆幸现在的姿势让她的头正好垫在Shaw肩膀上,这样一来Shaw就不会看到她的脸。

身后响起一阵水声,随后是背上的触感,水的湿滑和Shaw手掌的纹路。她身子一紧,把头埋在Shaw的黑发里。Shaw继续揉搓着她的脊背,每一下都让她克制不住地微微颤抖,她以为Shaw发丝间特有的味道可以让她分神,进而放松下来,然而她越是呼吸Shaw的味道就越是把注意力集中到Shaw身上。她干脆闭上了眼睛。

Shaw的另一只手从她尾椎的位置移开,放到了她侧腰上,抚过她的每一根肋骨。“你们那里很缺食物吗?”Shaw的手碰到了她胸部的边缘,她扭了扭身子躲开,但这其实并没有什么用,毕竟她的胸部现在本来就贴着Shaw的。

“为什么这么问?”Samantha抑制住声音里的颤抖。

“因为你太瘦了。”Shaw拨开那些遮住Samantha后颈的头发,“还是说,你们人类女性的身体曲线都这么不明显?”

Samantha猛地睁开眼睛,一股莫名的羞辱感让她再次红了脸,不过她还是捧住Shaw的脑袋,直视着她:“我们不缺食物,人类的体型和身材差异很大,还有,你这样很没礼貌。”

Shaw动了动眉毛,有点疑惑地问她为什么。

“如果你像刚才那样评价其他女孩的话,会挨不少巴掌的。”Samantha揪了下Shaw的鬓发,后者眯了下眼睛。

“但你没有,是因为你和她们不一样吗?”Shaw歪着头思考,“而且,我也不会见到别的人类了。”

Samantha叹着气,轻轻推开了Shaw。

“你确定不会滑倒吗?”Shaw惊讶地看着她,有点手足无措。

“Absolutely.”Samantha尽量低下身子,把关键部位都沉到水里。

Samantha终于放开了些,撩起温水清洗着身子,Shaw没再说什么,她盯着Samantha看了一会儿,自己也开始清洁。

气氛从肢体间过于亲密的尴尬变成了过于安静的怪异,最后Samantha洗好后打算先回到岸上。她用手肘撑住光滑的石面,但怎么都使不上力气。

Shaw不知道什么时候来到了她身后,两手捏住她的臀部,一个用力把她推了上去。

“Hey!”Samantha惊呼一声,用衣服胡乱包裹住身体。

“所以我还是怀疑你们住的地方是不是食物匮乏,你连上岸的力气都没有。”Shaw第一次露出一个真正的笑容。

Samantha无奈地摇摇头,最终还是忍俊不禁。

“恭喜你,Shaw. 你刚刚开了个不错的玩笑。”



  1. 沧海轻舟S君 转载了此文字

© FR.SHOOT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