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R.SHOOT

chain:

是否原创:译文  授权:见(1)

作者:nerdgirlwalking 原文地址 翻译:chain 分级:M

电梯:(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译者的话:好啦你们期待的部分开始了,下半节两天后发。Harold你肯定是看了504才让她们尽量不要打碎东西。在此也给法国尼斯的遇难者默哀...明天办公室楼下又要有很多花了...心疼法国。


第十六章  意犹未尽(上)[1]

 

“哦我要杀了你。“Shaw对着笑得开心的女人怒吼。

Root身着一袭美艳动人的蓝色长裙,那鲜亮的色彩恰到好处地弥补了她肤色的苍白。如果Shaw没看错的话,这是丝质的,这材料的价值大概超过了她在铁铺一年的收入。她竭力不去注意这裙子是如何贴合Root的身形的。

她的左臂被黑色的帆布吊臂带包住,在活动了一下肩膀才带着有些忸怩的笑容回应Shaw的威胁,“也亲亲你。”

国王有些惊恐地看着她们眨了眨瞪得斗大的眼睛,清了清嗓子。“也许我应该给你们一些私人时间来讨论这事。尽量不要打碎东西,Samantha。”

“当然,Harry。”Root应着,眼睛却没有离开过Shaw一刻。

“Bear,来。”国王Harold带着狗一起离开了房间,关上了她们身后那扇巨大的门。

 

“公主,”Shaw压低声音,“你是那个操蛋的公主。”

“没错,但是从你的语气来看短时间内是不会操了。”Root撅嘴。

“打住,”Shaw咆哮出来。她现在可没心情玩游戏。

Root的肩膀一垮。“我的父亲正好是Harold的哥哥。没什么好多想的。”

“多想?”Shaw气得有些语无伦次,“没什么?”她掐了掐鼻梁,“哦我真是个大白痴,居然曾经有过那么一瞬间想去信任你,更别提…”

“更别提什么,Sameen?“

Shaw举起手摇摇头。“没什么,什么都没有。“

“我以为我们现在已经足够了解彼此,可以…”

“所以余下的故事是怎样的?”Shaw冷笑着打断Root。“你接下刺杀你父亲的活来报复他还是怎样?”

“没有。”

“拜托,所有人都知道臭名昭著的Root溜进城堡杀掉了先王。”Shaw伸开双臂,“你是在这下的手么?在这间房里?你在解决他之前告诉他你是谁了么?还是他已经知道了?”

“我只是想看着他的眼睛。”Root回答的声音是那么低,几乎连耳语都算不上。

这足以打断Shaw接下来大段的激烈言辞。“什么?”

“我想看着他的眼睛,问他为什么我的母亲和我不够好。她从来没有告诉我他是谁。在…”Root短暂地闭上了眼睛,“在Hanna那事之后,我开始跟着一个炼金术士学艺,接一些本地的小活计,都是些很低端的活。但我还是给自己赢得了一些名气。我在森林里游荡了六年,然后妈妈死了。我在清理图书馆给设备腾位置的时候找到了她的日记。我那时才知道了自己和国王的血缘关系,才意识到他一直都知道我的存在。所以我是来质问他为什么要落下她和腹中的婴儿。但是他一看到我…”她话音渐弱,没有受伤的手紧紧环住自己,仿佛想驱散突如其来的寒意一样。

Shaw有疯狂的冲动想去触碰她。她甚至向前迈了半步,但她很快强行压制了这冲动。她怎么会有去安慰别人的想法?更别提是这个一直以来都在欺骗她的女人。但她仍然想知道答案。“他见到你的时候怎么了,Root?”

“他死了。他喊出了我母亲的名字,然后他跪下来死去了。”她耸耸肩,“我只能猜他大概觉得我是她前来报仇的鬼魂或者什么东西。”

“那些关于刺杀合约的流言?”

Root抬起手不让她说下去,仿佛答案显而易见。“如你所说,是流言。我来的时候根本没打算杀他,更没有人在那之后付钱给我。”

“而国外Harold知道事实?”

Root微微一笑,“确保他了解了事情的前因后果。你知道的,也会跟他交流。他们的之间的关系不像我们的那么…亲密。但是他明白要相信告诉他的。”她耸耸肩,好像这不是什么大事。


“所以你是怎么变成留在这儿的?”

“Harry真的是相当聪明,在稳住了对都城的掌控之后马上派了他最青睐的手下来找我。我的确是大多数归于我名下的亡魂的责任人。所以在某些圈子里,有我这么一个名声的宠物杀手在他手下对他相当有帮助。”

“可不是。”Shaw不得不承认她是对的。

“我从来不做那些公主要做的事。只有为数不多的几个人知道我和Harold的关系。大多数佣人认为我是和Zoe有合约才为Harold工作的。”

“我打赌她喜欢那感觉。”Shaw哼了一声。就她目前所了解的Morgan勋爵来看,这个间谍头子一定很享受任何提一下Root的名字就让对方吓得尿裤子的机会。

“Zoe确实很喜欢用我来恐吓别人,”Root笑着说。“我没有告诉你我和国王的关系是因为,老实说,这一点也不重要。”

“血统不重要?”贵族,在她的经验里,认为只有血统才是最重要的。Shaw在完成军团的各种任务时在这些人身上花了足够多的时间,听够了各种关于延续了几个世纪的血脉的谈话。

“血统并没有让我的父亲成为一个正直的统治者,也没有迫使他对我展露任何的仁慈。”她试探性地向Shaw靠近了一些。“你和Cole是自己选择成为彼此家人的。他还活着,我很替你开心。”

Shaw不由自主地笑了,“这白痴甚至不会正确地去死。”

“他的余生都会被妥善照顾好的。我发誓,Sameen。”

“你的承诺现在应该对我有任何意义了么?”虽然用词很生硬,她的语调却已没有了恶意,她听上去只剩疲惫。

Root张开嘴想说什么,却又很快合上了。她叹了口气,又一次做出尝试。“真实的定义是很宽泛的。在当时的情境下,我已经告诉了你一切我可以分享的信息。即使我有所保留,你对我的了解程度也远超其他任何我遇到过的人。”

这话倒是不假。Shaw摇摇头,她拒绝又一次被这女人的花言巧语迷惑。她已经,已经受够了。“所以现在怎样呢,Samantha?”

“求你,不要这样叫我。”

“为什么?这不是你的名字么?”

“没错,但是…”她沮丧地摇着头,“虽然Harold非常渴望我是Samantha,但是那不是现在的我 。我甚至不觉得我当过一秒钟他想要的那个Samantha。和你在一起的时候更不是,从来不是。”

“是啊,你跟我在一起的时候曾经是过Veronica。然后是那个森林里的疯女人Root。然后是城堡地下不知道什么的一阵失心疯。”Shaw狠狠咬牙,体内又一次窜起一股怒气。她都不知道自己的嘴巴为什么会背叛心意提到那事。

Root坏笑道:“你是指你吻我的时候吗?”

“我不知道我吻的是谁。但也不是说那是什么郑重其事的宣言之类的。”

“你了解我的,”Root坚定地回道,“而且那很说明什么。”

“你还想从我这得到什么?龙已经死了,你也看够我的笑话了。”Root狠狠戏耍了自己的想法让Shaw感到愤怒,但是还有其他的什么。她的胸口感到一阵空虚。Shaw不知道那意味着什么,但她不喜欢那感觉。她不喜欢这所有的感觉。


“Sameen…”

“你知道么?任务完成了。让你叔叔进来给我我的赏金。我真的一点也不在意其他任何了。”也许她重新集中在一开始让她选择上路的事物上会好一些。

“不,你在意。”Root不屑地笑着反驳,看起来她戳中了某根神经。“你在意我。我们在意彼此。”

这女人真是有够厚脸皮的。“你不能逼我去在乎这些有的没的,Root。”

“这里没有任何强迫。你确实在意,在意到会去救我。”

“为了任务,我需要你活着。”Shaw咬牙回击,即使她们心里都清楚这不是唯一的原因。

“说我是你的搭档。”Root不屈不挠。

“我那么说完全是因为我曾以为你值得信任。”Shaw反驳道。

“信任我。”

“你是完全没有注意我用的是过去时么?”

“如果你不在意,那为什么要为了救我而答应和一个陌生人结婚?”

Shaw张嘴准备回答,却无言以为。她咔的一声狠狠咬牙闭嘴。在长长呼出一口气后,她总算想到了要说什么,“那个我愿意为之这么做的人并不存在。”

Root靠得更近了一些。“我正是你认为的那个人,Shaw。旅途中的每一步,我都在告诉你我是谁,你用什么名字称呼我并不重要,我一直在为你而战斗。你都看到了。如果你不能相信我的话,那相信你看到的。”

“所以这一切,”Shaw伸手对着屋里比划了一圈,“都不重要?”一部分的她——极小的、微不足道的、不值一提的一部分她——想要去相信。更准确地说,想要去相信那个和她并肩浴血奋战的女人是真正的Root。

“给我一个机会证明给你看。”她靠得更近了。

但Shaw就是那么顽固。“Root,你要如何在一次性对我说三句实话都做不到的情况下证明自己?”

Root挺了挺胸,仿佛接受了一个挑战。“披着发的你看起来可口极了。”Shaw翻了个白眼。“虽然你在生我的气,但我非常开心你在这儿。”Root又向她走近一步。“我爱你。”

Shaw目瞪口呆地看着她,“你真的想现在谈这个?”就算不提这个,她们也已经有足够多的破事要处理了。

“如果事实对你来说这么重要,那我们不如从最大的那个开始。”

“我们才不要现在处理这个。”

“为什么不呢?”她又逼近了一步,虽然Shaw也相应退后了一步。“你得大概知道我对你的感觉。除非你纯粹是害怕谈论它。”

“Root,”Shaw叹了口气。她当然知道。当一个女人为了你跑去直面一条龙,你真的很难忽略掉这个事实。但是Shaw不知道要怎么做。愤怒很简单,那是熟悉的感觉,就像她的手能感知最爱的那把刀的重量一样。她可以一直愤怒下去。当然,别以为她没有因为Root又骗她而生气。只是Root想要的对她来说不容易。那玩意儿混乱、复杂又愚蠢。

如果说这世上有什么是Shaw忍不了的,那就是愚蠢了。她看到Root时感受到的大概是松口气的感觉就很蠢;那女人让她同时既火大又渴望的什么东西很蠢;即便现在她仍然有不可抑制想去检查Root的夹板是否装好了的冲动很蠢;她是那么喜欢Root愚蠢的笑容和她愚蠢的调情以及她那愚蠢的完美的脸也很蠢。

Root让她变得愚蠢。她在这醒过来的第一反应全和Root有关:她安全么,怎么找到她,怎么保护她。即使她了解了很多关于Cole和Simmons的信息,她的思绪还是会飘回那个女人身上。这对Shaw来说是极其反常的。她不觉得这是Root所说的爱。坦白说,Shaw不觉得自己能产生那种失常的情绪。但是Root带给她的这种感觉,不管那是什么,如果就此放任它溜走那她恐怕才是超级无敌蠢。

 

[1]原文标题Come Undone。一种说法是快到的时候被打住(类似blue balls,比如我现在卡在这里分节哈哈哈),不过就我看文的经验感觉更多是被用在到了之后的余韵那里,所以译为意犹未尽。

  1. 沧海轻舟chain 转载了此文字

© FR.SHOOT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