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R.SHOOT

angela_n:

超链接:  (1) (2) (3) (4) (5) (6) (7) (8) (8.5)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作者的废话:


** 高能:一女主是二轴。一女主是HIV 携带者。


** 这篇文没有人是英雄,没有人要拯救世界。


** 最后,错字和排版上的失误请见谅。





26


Shaw 看了看墙上的时钟,才发现已经凌晨四点了。她注意到Turing 在叙述的过程中间打了几个哈欠,心想她肯定也很累了。她还在纠结是否应该打断她,让她先去休息,明天再继续的时候,Turing 甜软的嗓音就在她耳边响起。


“Sam? 你还在听吗?” 她的手在Shaw 面前挥了几下,很明显发现到她失神了。


Shaw 点头。“嗯。还在听。” 她没发现自己一直盯着Turing, 导致Turing 突然间脸红了,完全不知道应该怎么接话。


“你累了吗?要不然我先说到这里?这一晚上的信息量太大了。我想,你可能有问题要问我?” 她的表情很多的不确定,Shaw 觉得有点心疼,有的却是更多的不明白。


她低下头认真地思考。“我没有问题要问。原因和我想象的也差不多一样。然后……” 她本来想过一些比较特别的原因去解释她的病因—— 比如说捐血时候医院的失误,或者是一些暴力事件后的后遗症。反而听她说了真正的原因之后,倒觉得一切都很正常。世界还是如她所知的模式在运转着。她放心了。


但她还是忍不住想说: “You were stupid. Back then.” 顺手摸了下鼻尖。 


Turing 的眼里充满着惊讶,但很快地就被理解取代。


Shaw 心想:她也许是没想到我会那么直接吧?


“Yes. You’re right. I was stupid back then.” Turing说。“我做了很多蠢事…… ”


Shaw 本来不知道自己有直觉这回事,但她却在听见这一个开头之后下意识地接话:“你闭嘴。如果你要再说那种什么 ‘you don’t deserve me’ 的蠢话你可以闭嘴了。”


“I’m not clean.” 


Shaw 不知怎的就觉得很生气。她不喜欢她这么形容自己。她有种想暴打她一顿的感觉。却又觉得不太合适。她其实想告诉Turing她是能够理解她为什么会这样伤害自己的。


Shaw时常去打拳。有的时候会被打得全身都是淤青,有时候脚受伤,走路还会一拐、一拐的,有时候手指头关节会疼得伸展不来。总之,是一个很伤害自己的举动。有时候她可以避开拳头,却选择被击中。什么都感觉不到的滋味好痛苦—— 她却连这个痛苦都感觉不到。别人开心她无法体会,别人难过她也感觉不到。所以她猜想有些人和自己一样,用肉体上的痛苦来感受一些感受不到的事。


而Turing也是其中一人。不是吗?她不想记得痛苦,不想记得背叛,只想睡着了不用去想。她越想逃避却越睡不着。Turing做的事情也许就蠢得连身边最亲近的人都不能够理解。但Shaw 却破天荒地有些明白她的举动是为何。


人如果不是心里独自承受着痛苦,是绝不会这么不留余地地伤害自己的。根据书本上的话,Turing 在当时也许就觉得对这个世界已无所留恋。 


她又开始心疼了。


“很好。因为我也是。” Shaw 直接把Turing 往沙发里头压进去,双手很霸道地放在她的腰间部位。 “照你的说法,我也很脏,一点都不干净。我在寄养家庭长大的。你之前在DA’s Office 待过,你可以应用你的想象力去想象可能在我身上所发生过的事。然后你就会明白了。这个世界上本来就没有纯洁无瑕的事。不管你是加害者,你是受害者,或者你什么都不是。人类太多的迷茫,太多的贪心,太多的肮脏和污浊不堪。很多人做了一些见不得人的事,就做了更多见不得人的事去掩盖。比起他们,你反而高尚多了。起码你从来没有对我隐瞒。当然,在Dr. Finch的事情上…… 那是你们的事,虽然我希望得到一个解释。” 她很开心所有的理智终于都回来了。


Turing 感激地点点头。 “谢谢你,Sameen. 我会把事情都好好给你说清楚的。”


“嗯。明天好吗?你看起来好累,我也想睡一下。” Shaw 不太确定自己是否应该退开,在她迟疑的那几秒内,Turing就伸手勾着她的脖子了。


“好。”




*** 




Shaw 本来想拿着枕头到沙发上睡的,却被Turing一把拉了回来,然后她妥协,和她一起躺在床上。她当然不觉得会发生什么事。就算Turing不是个懂得控制自己的人,她是。


“睡吧。” 她不自觉地放轻了嗓音,温柔地看着躺在她隔壁Turing.


“You kissed me, Sameen.” Turing 的眸子在黑暗的环境里,因为远处微弱的光线而闪闪发亮。


Shaw 被她看得心跳加速。“为什么?你不喜欢?” 她问,声音沙哑。


“我只是没想到你会亲我。” Turing的声音很柔,因为看不见表情所以Shaw 反而听出来她的迟疑。“因为……我以为……我……”


Shaw决定不让Turing 继续纠结下去,于是直接打断她的话。“That was my first kiss.” 她说。




(未完)




这一篇是Shaw 视角。所有看到的Turing的感觉都是Shaw 单方面的感觉。


部分人也许会觉得OOC, 没关系,都算我的。


不过我还是觉得有必要强调一点:Shaw 是二轴,是音量低,不是交流障碍。她毕竟还是个医生。和病人交流没有问题。我在开端前几篇已经说过她明白人性,只是感觉不到。




谢谢阅读。

  1. tianshengqsangela_n 转载了此文字

© FR.SHOOT | Powered by LOFTER